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哭唧唧我再这样要被小伙伴砍死,她不许我be强烈要求我填坑,我终于把故事扯回来了


情敌设定


PART II  Clarity


Chapter  15


「联邦军方其实有意撮合他们,但Jim一直不配合不愿意合作,他就是一直放不下你才不接受Khan,为此还和高层闹过几次,差点就被停职休假了。幸亏Khan尊重他,不然以他的手段和力量,怎么可能得不到Jim。」



纸醉金迷,觥筹交错,高脚杯里是红色的葡萄酒,高塔叠的是淡金色的香槟。这是人类千百年来不能改的西式上流宴会,也是联邦最高酒会的典范。


高大的异族褪下冷冰冰的盔甲,穿的也是自己的民族服饰,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种族使然,也只是没有了坚硬的肩甲胸甲,就像是只脱了三分一。类人族再高大也不过两米,但一般人类男性也不过是一米八几的个头,更何况军队里的身高总是差不多的。一眼看去只有这些外宾又高又壮,在人群中十分明显,而瓦肯使团则是高瘦的类型,以相同的刘海服饰为特征。


“龙族吗?”

“舰长据我所知,他们是人龙。”

“Bones什么是人龙?”

“”人龙也是一种类人族,不同的人龙还有不同特征,反正就是能一个人干翻我们一船人的生物。”


McCoy是特别讨厌参加这种宴会,但是为了Jim的安危还是一起来了,此刻正拿着一杯香槟站在麻烦精舰长旁边。


Jim十分得趣地看着那边的Peter跟他们打官腔,一张脸都要笑僵了,哪里还有平日星际撩王的样子。Jim挑眉,看样子战局很快就要烧过来了,他拿手肘顶了顶旁边的医官,侧头和他小声交谈。


“Khan呢?”

“武装分子和千奇百怪在外面。”

“干嘛这样说护卫队啦。”

“他们平时没个正形,现在一个个人模人样,端着枪在外面巡逻呢。”


话音刚落,战场已经瞬间转移,一群人正往他们这边走来。走在后面的Peter对着Jim挤眉弄眼,还没一会就被Uhura掐了一把,疼得脸都揉成一块。


“很荣幸认识你。”(龙语)

“我的荣幸。”(龙语)


Jim露出得体的笑容,随着对方举杯而举杯,客套的龙语也很流利,不负年轻一辈中第一舰长的盛名。高大的人龙将军举止优雅得体,完全不输任何上流贵族,金色瞳孔在灯光之下就像是人类喜欢的金子珠宝,他眼底酝酿着些旁人读不懂的东西,当它们看向某一个人时,就像是毒蛇锁定了猎物,让人无生胆怯。


“塔罗斯将军?”

“If you prefer, I would like you to call me Mauro.”

“We just met.”

“I’ve been known you for long, and just met for the first time.”



Jim敏锐地感受到他身上带着的侵略意味,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将军笑笑没有戳破,更是放肆地将人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Captain知道今天协议的附加条件吗?”


对方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引来了全部人的警觉,Uhura那张脸可以说是臭到极致,Peter的脸色也不好看。医官眼神示意对面的Pike,想知道怎么回事却收到对方无奈的摇头,他做出口型,不等他说完已经被人龙副官挡住。


“我希望和联邦联姻。”

“我希望以婚姻巩固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希望与你结合。”


气氛瞬间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Pike放弃地闭上眼睛,Marcus听完也一阵头疼,他们还没想好要怎么和Jim说。McCoy瞪着他们的眼睛仿佛要冒出火了,反倒是Jim一脸平静,端着红酒暂时没什么反应。


Khan收到内线的通知,Chekhov就等在落地窗边,看着那个戴着战斗口罩的男人和Khan走近。他们相互点点头,Chekhov顺手递给了Khan一杯红酒,让他混入宴会人群中。


不知道是哪位名媛贵妇的一声惊呼,把众人目光引向Jim一行人,大名鼎鼎的Captain Kirk当众泼了对方一杯红酒,这简直前所未闻。宇宙皆知,Captain Kirk善解人意温柔体贴,一直和占据着联邦最想嫁/娶的男人榜首,这么掉价又丢人的事情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星际麻烦精一点也没有自己将要上头条的觉悟,把自己不为大众所知的坏脾气展露得明明白白,一点形象管理都没有。


“我都不需要问你为什么了,如果我要选强者就不会等你来提要求了。”


Jim伸手拿过侍应生托盘上的红酒,泼了第二杯,深红的酒液顺着将军浅色的发丝滑落,Jim露出更大的笑容。


“可是我连Khan都不选,更何况你呢。”


尾音千回百转,落得一个柔软俏皮的结尾,Jim完全没有自己作为弱者的感觉,小舰长气场全开,毫不犹豫泼了流氓两杯红酒,完全不计较后果。


不远处和父亲站在一起的Spock无声地哇哦一声,算上全部他们相处过的时间,他可从来没见过Jim这个样子,气急败坏有过但是这么挑衅嘲讽的从来没有。


Khan抿了一口红酒,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倚在柱子上,看着甩手扔杯的小舰长走过来,他向他递去杯子,Jim接过杯子一饮而尽顺势放回经过的托盘上。


“你真不该在所有人面前说我们的关系。”

“怎么?你伤心了吗?”

“对啊,真是让人寒心。”


Khan回头看了莫洛一眼,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讥笑的表情,随后便跟着JIm离开。几个高层摇头叹气,他们之所以一直没办法逼人就范,就是有这个臭名昭著的武装分子无条件宠人,长期以来帮助麻烦精对抗联邦高层,气得他们跳脚还毫无办法。现在闹出大事了,人龙族随时随地都可以反悔然后攻击他们,联邦维护的和平岌岌可危。


塔罗斯将军抬手抹去脸上酒液,脸上不见丝毫怒意,他对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提高声量。


“Doves.”

“Hela.”

“Valcan.”

“Earth.”

“A deal.”


像是一个长咒语,在场知情人都心里咯噔一下,正在离开的Jim脚步不停,继续往外走着,Khan皱眉快步跟上。塔罗斯意有所指,转头看向瓦肯使团,黄金瞳里是冷冽的刀子,和那双担忧的深棕色眸子直接对上。




York Town · UFP Building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McCoy手撑着会议室中央巨大的星图桌,深呼吸一下才开口,后面是坐着转椅的Marcus和Pike。Pike现在简直就是怕高官子弟来强抢民女的平民老爹,指尖抵着眉头,那股惆怅都能化作实质。Uhura双手抱胸,倚在桌边开口,对面是一筹莫展的进取号小团体和银护。


“有,塔罗斯说如果Jim有固定的伴侣而能证明是真的,他愿意放弃。”

“不可能!那小子昨天泼了人家一脸酒还高调宣布他没选Khan。”

“Scotty你说到重点了。”

“臭小子自断后路!”


医官气得一个拍桌,Uhura投去不赞同的一瞥,继续分析情况。


“他们之前曾经打过Peter的主意,无奈有我而且Ego老头子只剩一个独苗,所以放弃了。但是这次和联邦签订协议,估计是势在必得。”

“而且我和Drax去看过了,他们的武装舰队全部停在约克城外围,根本无处可避。”


Rocket扭了扭脖子,不紧不慢地补充着,他们的船也在约克城,万一轰了他们还得保船,而且酒吧还赚钱,他们也不想失去。


“想娶我是因为Ego很厉害想拉拢我老爹,但是我又不能生还不是纯血统,还不如Mantis。”

“啊?我不行的。”

“我开玩笑啦!”


螳螂妹妹被自家小王子吓了一跳,Peter赶紧摆摆手解释清楚,不然一会要挨揍。Uhura用眼神制止了他们,众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这时背着手站在一边的Spock开口了。


“I have an idea.”

“No, Spock. No way.”

“You must help me, Miss Uhura.”

“I'm not gonna help. You'll lose him forever.”

“But you will not.”


没人敢打断他们,也没人知道他们两个之前达成什么共识。


“I lost him ten years ago. I don't have the second chance, now I have another one. Then you will not lose him. Again.”


再次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Uhura松口了,她对着Spock点头。Pike也点头,示意Spock继续说下去,Spock抬眼看一眼医官,看着对方有了探究的神情,定定神开口。


“我请求你们,公开我和Jim曾经的关系,公开Elfin的身份。”


Rocket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看来也不是大家说的这么不负责任,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Peter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说话,还没开始嚷嚷这样太危险了,会议室大门被啪地推开。


熟悉的金发映入眼帘,他迅速靠近之后狠狠给了对方一拳,瓦肯人有些吃惊但还在意料之内。他默默承受了这一拳,还想开口解释些什么,转头对上Jim已经发红的眼眶。


“Jim我…”

“你闭嘴!Elfin还是个孩子啊!你怎么忍心把他推出去啊!”

“他应该给予他所能给予的帮助。”


瓦肯人迅速恢复了冷静,暖棕色里全是坚定,Jim气急败坏和他争吵,瓦肯人却冷静得像是Jim在无理取闹。


“那可是你儿子啊!”

“那是我和你的儿子Jim”

“你怎么能利用他!”

“Captain这也是一个能帮你度过难关的方法。”

“好,很好!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会接受Khan同时我也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在情在理星际法庭都会偏向我这边的。”


小舰长忍住了眼泪,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头离开。Khan收到Pike的指示,转身追出去,临走前拍拍Spock的肩膀。


“I agree with you.”


Spock装出来的强硬态度在他们一前一后离开之后松懈下来,他坐到了椅子上,神情苦痛。Uhura走近一只手搭在他肩膀,拍了拍以作安慰,语气像是和老朋友叙旧,但其实他们也是。


“这样他会恨你的。”

“我宁愿他恨我。”

“这样会好过点吗?”

“可能吧。”



那个可爱的阔别了十年的孩子,Jim好不容易和他重逢,现在却要为了保他而牺牲。人龙好战出手杀了他也有可能,可所有人却都同意这个方案,大家都觉得可行。


Jim吸吸鼻子,仰头眨眼睛又再低头,Khan从后面跟上来,搂住他肩膀给他一个依靠。


“想哭就哭吧,没有人知道。”

“你不是人吗!”

“改造人,算是怪物不算人。”

“不许这样说自己。”


Jim抬手止住了Khan自轻的话语,被他握住冰凉的手指,握在手里细细地搓着,妄图增添点温度。


“Khan我有时也不明白,我们是科技的造物,是可消耗的资源,真不知道哪里值钱,谁都想要。”

“你明白他们的,你只是一时气。”

“对不起…”

“Whatever choice you make, I'll always be your side.”

“Thanks, Khan, really.”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