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韩沉×杨修贤】错爱

名字大众撞名致歉
by48水仙
满足自己渴望搞韩沉的心
预警‼️‼️







他最后一次坐他的车,也是他最后一次给他当司机,那是杨修贤最喜欢的车之一,另外一辆是韩沉开的警车。

女人二十一枝花,男人四十一枝花,可是杨修贤却说,我不想当你的花了,你让我走吧,还有别的绿叶要给我做陪衬。

合上行李箱的盖子,上锁立起,他连最喜欢的短皮衣都没有穿,而是压进了箱底。韩沉有些吃惊,不是要去旅行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开心的时候总穿,为什么今天又不穿了呢?杨修贤穿着一件浅色的半长外套,里面是白色的T恤。

“以前我穿,是我要去猎艳;后来我穿,是因为你喜欢;现在不穿了,是我不喜欢了。”

韩沉有些愣住了,杨修贤很少这么说话,小艺术家总是温柔又多情的,他的艺术张扬又肆意,本人却把这些都藏进骨子里。

他开车送他,车内除了收音机的的音乐声再无声音,以往都杨修贤叽叽喳喳地讲,韩沉安静地听,可是话痨不说话了没人说话。其实感情走到了尽头,很多人都会闹,可杨修贤没有。在多数人眼里艺术家们大多都安静内敛,情绪想法都在作品上,那些过日子像在玩的都叫例外,杨修贤是那种小部分的例外,过得是浪荡风流子的生活。

……
“我要走了。”

韩沉听了似乎没什么反应,过了很久才很轻地嗯了一声。杨修贤也不在意,手肘支着窗边,自顾自地说下去。

“你知道我要去哪吗?”
……
“不过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
……
“而你不知道——”
……
“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韩沉几次都想开口,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也只好闭嘴放弃。他专心看着眼前的路,两边树木掠过,红绿灯下走走停停,前面已经看见转入机场停车场的指示牌。

“修贤。”
“什么?”
“……没什么。”

音色相近,但杨修贤的听起来总要活泼些,他混迹风月场,阅人无数,自然也摸索出一套光是说话也能让人听的舒服的语气态度。韩沉垂眸,那么面对他究竟该说什么,什么能让他高兴,又或者是什么能不让他生厌呢?

黑灰色轿车驶入停车场,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是送别的亲属,然后就有夫妻情侣,还有亲近密友。韩沉透过倒车的后视镜看到了正在后备箱拿行李的杨修贤,他看上去憔悴了些,没有当初认识的时候光鲜,但韩沉也明白,那是他为了爱情改变的模样。

不去夜店,不去酒吧,不再左拥右抱,也不再疯玩通宵。他不用猎艳自然不需要每分每秒保持光鲜亮丽,他可以糙一些窝在家里,有灵感的时候可以画一个通宵。

他的工作时间不定,日夜颠倒,可有时候回来就会看见小台灯开着,饭桌上有汤或者饭菜。往屋子里走,要么画室里灯火通明,要么就是壁灯开着,人捧着书倚在床头睡着。

“笃笃。”

韩沉意识回笼,降下副驾驶的玻璃,手搭在椅背上,转向他。

“韩沉。”
“我们分手吧。”
“我要走了。”

韩沉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一瞬的感觉,那种被枪射穿心脏的感觉都比不过这一刻,他眼睁睁看着杨修贤取下那枚戒指,看着那根修长手指上再也没有属于他们的痕迹。

杨修贤俯身伸手,把那枚戒指放到了车头那里,随后又利落地退回去,站直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那双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多情,它变得淡漠,变得没有波澜。



很多人都说,人死前是会看到生前的,过去往事如同走马观花,都在眼前而过。韩沉听不到身边同僚的呼喊,听不到耳边的轰鸣,他又再次看到杨修贤取下戒指的那种瞬间。

“韩神!韩神你撑住啊!”
“韩神别睡!”
“救护车呢?救护车来了没有!”
“快点摁住伤口,血更多了!”



杨修贤刚走那段时间,他发疯地工作,本来就已经是工作狂魔,那个状态能把黑盾组成员都吓死。接连破了几个大案,上头十分满意,大家跟着升职涨工资不说,还有休息的日子。也是这样短短的一个假期,韩沉把自己喝成了胃出血,硬生生把休假延成了病假。

苏眠来医院照顾他,带着组员们给买的水果鲜花,她打开保温瓶,里面是热粥。她什么也没说给他盛了一碗摆在桌子上。

“我们韩大警官终于把病假用上了?”
“苏警官今天来打趣我?”
“明摆着啊!”

作为对方曾经的前女友,她多多少少知道他们的事,也知道杨修贤和韩沉分手的事,她最开始也在谩骂那个浪子,后来却发现事情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他们的结合轰轰烈烈闹得人尽皆知,分手却是低调的,那么自然地分开。

“放下吧。”
“今天想当心理医生?”
“我说真的,韩沉。你就算喝到酒精中毒死在这里他也不会回头的,在他心里你已经死了。”

苏眠很没有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语气是极其关心的诚恳,也异常直白。她看着韩沉无意识地握紧胸口坠着的戒指,无奈地叹气。



又一次大案,黑盾组和犯罪分子纠缠了好些时日,大家还都受了大大小小不等的伤,韩沉撇开众人深入敌营,孤枪单人,和敌头硬碰硬。

额角淌血,手臂有道长刀口,身上多处擦伤。组员们看了都皱眉,那个男人却是一手抓枪一手抓着犯人,稳稳当当从贼窝里走出来。

上头想让韩沉休假,看他那个样子又不敢跟他提休假,没想到他自己提出了休假,随后就消失了一个月。黑盾组谁都联系不上他,一组人只有苏眠老神在在,享受清茶。

“你们急着找他干嘛?他没事的。”
“可是!”
“相信我啊小伙子们。”

极光,古庙,海滩,高山,他把所能想到的艺术家聚集的地方都去了。他能背着包十天之内走欧洲,也能穿着防寒服在冰岛驾驶雪橇,澳洲农场喂过牛羊摘过瓜果,也拜访过北美的原住民逛过商业街。

“杨修贤啊杨修贤,你真是长了一颗玲珑心啊。”

男人风尘仆仆,脸上也蓄起了胡子,他想起曾经爱人留下来的小小胡茬,脸上笑容苦涩又落寞。



“我可以把命给你!你不许伤害他!”

黑盾组组长失去往日的冷静,气急败坏地对着敌方发来的挑衅视频咆哮,对方似乎很欣赏他这样的神情,于是说出更多让他发狂的东西。

“韩沉你冷静点,他们或许是骗你的!”
“我怎么可能冷静,或许或许,或许就是真的!怪不得我找不到杨修贤,他原来在他们手里。”

他一把推开了女警官,风风火火要去送死,苏眠抓住他,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急匆匆的男人被打得偏了脸,韩沉楞在那里,在场组员无人敢吱声。

“你如果就这么去送死,我只能通知杨修贤回来给你扫墓。”

韩沉不再说话,又恢复到正常的样子,开始指挥组员工作,也没有着急问着关于杨修贤的事情。苏眠看着瘦高男人的背影,第一次觉得这个谎应该扯下去,让这个男人永远不要知道一丝一毫的真相。

到了那个和敌人决战的日子,黑盾组刑侦队飞虎队齐齐聚集在那个废弃工厂,敌人里面有着重型武器和炸弹,他们需要先派人谈判。对方指名道姓要韩沉一个人过去,韩沉抢在所有人之前答应。

“你说他在你手上,我要见他。”
“韩警官真是情深意切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韩警官你的命。”

一声枪响让战斗拉开序幕,两方人马开启枪战,一瞬间死伤无数。幸运的是大多数时候命运的天平总是会倾向正义的一方,一群毒贩匪徒死伤过半,剩下的一些二线三线都负伤被擒,只剩下在最里面和贼头交手的韩沉。

双方你来我往之间都已经受了不少伤,几番争斗之下枪甩离手,两个大男人开始肉搏,对方抽出绑在腿边的小刀,往韩沉身上扎去。躲避不及的警察被敌人在身上划了几道,锋利刀刃留下的痕迹很快就渗出殷红,男人似乎不知道疼痛,再次扑上去缠斗。

“你这么想我死,巧了,我还真的不想活了!”

他打掉对方手中的匕首,扯着他手臂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他用上了警校所教的擒拿术,一下子把对方制得死死的。

“不如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杀了我,然后逃走吧。”
“为什么?!你不是警察吗?”
“我告诉你了,我不想活了。”

苏眠带人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身血的韩沉压住那个贼头,两个人身上脸上都有血,那个贼头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手臂中弹了还可以和韩沉打这么久。苏眠指使同僚去帮韩沉把人铐上,顺便把枪捡起来还给韩沉,也就是在他们把他铐起来的瞬间,贼头抢过旁边组员的警枪,从后面打中了韩沉。

彼时韩沉才刚刚起身走开,他一边走一边脱下防弹背心,而这样也恰恰等到了那一击。韩沉应声倒地,左胸膛的黑色加深,鲜红血液瞬间蔓延。有女警员尖叫一声,大家扶住倒下的韩沉,七手八脚给他摁住伤口。

苏眠带人追出去,贼头似乎是预料到这个发展,转过身举起手对着那帮警察嬉皮笑脸,苏眠拿枪指着他,语气冷静。

“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我帮了他,你们大名鼎鼎的韩沉警官,唯一的愿望。”

不待苏眠问的更多,对方已经吞枪自杀,在他们面前断了气。再见韩沉,已经是在医院的ICU窗前。

医生说熬过今晚,他就有活的希望;等熬过了,他又不愿意醒;转到普通病房之后,也只有苏眠一个人来经常照顾他。韩大警官倔强,明明失个忆就好的事情,他偏偏要用不清醒来抗争,他不见他,就不愿意醒。

医生说韩沉状况良好,虽然本人没有苏醒的欲望,但是应该是能知道他们说话的,他应该是有着什么不愿意面对的现实才不愿意醒过来。

“你怎么就不愿意醒呢?我知道你梦里有他,可是他再也不回来了啊,你又何苦呢?”
……

苏眠也不知道行不行,就想着说点有的没的,好的坏的,总能有几分刺激到吧,或许就醒了。

“黑盾组又接了案子,哎好简单的事情,我都能解决了。”
……

按摩手脚,定时翻身,打水擦身,这些事情下来苏眠都觉得自己是韩沉的私人护工了。

“你说你,不愿意醒就算了,还要辛苦我一个人女孩子伺候你。”
……

有天来晚了,苏眠穿着合身的小洋裙,化了漂亮的淡妆。她一进门就甩开高跟鞋,扔下手包,又像个男人婆警察一样坐到床边。韩沉没有看到,苏眠脸上带着笑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诶韩沉,我跟你说哦,我今天去约会了!对方好帅哦,而且也不介意我是警察,我们已经准备继续发展了!”
……



梦里的杨修贤还在家里,晚上的壁灯还是亮着,唯一不在的是韩沉。他就像是上帝视角,把他永远隔离在外面的空间,他看着自己进屋,和杨修贤拥抱亲吻,然后说话吃饭。

杨修贤还是记忆中的样子,黑色顺毛长袖长裤,他支着手捧着脸,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韩沉。看他喝掉那碗汤,看他吃夜宵,然后拿手指蹭掉韩沉嘴角的酱汁。

杨修贤那双多情的眼睛漫着情意,本来他只是看着眼前的“韩沉”,突然却是一个抬头,对上韩沉的眼睛。

-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 “小眠都有新男友了。”
- “你还不愿意睡醒吗?”
- “我不会走了韩沉。”
- “可是我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 “再见好不好,阿沉?”

是了,他想起来了,那天他不是送杨修贤去机场,而是去拿回杨修贤遗落在机场的行李。杨修贤早在去旅行之前就已经死去,他替自己承担了仇家的怒火,为他挡下落地窗前的子弹。

他无法接受,于是幻想出了杨修贤和自己分手的记忆,由他亲自送走,而事实却是他亲眼看着爱人满身是血倒在自己怀里。

苏眠让自己放下,是因为苏眠是第一个进入事发地点的人,也是看见自己抱着尸体痛哭的第一个人。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在做梦,所以才会跑遍世界都找不到他。


苏眠还在絮絮叨叨,像个老妈子一样讲着日常。韩沉的手指动了动,眼球也开始转动,苏眠抬头看他,一滴泪已经没入鬓角。


“你说过你爱我,在我面前永远都要保持帅气好看,所以连死后都不愿意再见我,可我怎么会嫌弃你丑了呢?”

评论(3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