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 Everybody Knows


蠢lo:其实是我不太知道十岁的小孩子是什么样子噗2333然后犹豫了一下打上了🚀⭐的tag


PART Ⅱ  Clarity

Chapter 14

斗篷兜帽,盖住一只逃跑的小精灵,Elfin边跑边回头看,生怕那些瓦肯护卫追来。走路不看前面的后果就是会一头撞到别人身上,Elfin一头扎进Jim怀里,被大人的身骨一撞重心不稳坐到了地上。

小朋友龇牙咧嘴,哎哟哎哟地捂着自己的屁股,兜帽因为一摔已经掀开,露出那头灿金的头发,还有辨识度极高的尖耳朵。Jim也被撞得后退,被Khan在后边接住扶稳。

“哪家的小孩子啊,力气这么大。”
“Jim你看。”

街道那头匆匆跑来一小队护卫,长袍黑发,还理着相同的发型。Jim并不是很想见到他们,看面前这个孩子的穿着很明显就是在躲避他们,那头让Jim心底柔软的金发,令他选择抱起这个孩子拉着Khan就跑。

没想到那队护卫像是装了雷达,一直远远跟在他们后边,Khan灵机一动脱下自己的长风衣,一把罩住大小两个金发,还嘴不停地数落。

“都说你们不要去玩水了,现在都弄湿了。难得今天我放假是家庭日,你们两父子啊,真是让人不省心……”

说着还揽着Jim的腰往护卫队的方向走,风衣下两双眼睛咕噜噜地转,知道了Khan意图马上开始配合。

“哎呀亲爱的别生气嘛~”
“对啊爹地你不要生气啦~”
“你这小东西,就知道联合你爸比撒娇。”

Jim这时候还配合的打了两声喷嚏,抱紧小的顺利从护卫队身边经过,直到进了两条街外的咖啡厅三人才松了口气。深色的长款风衣加上两个大男人的配合,成功地将那个不像瓦肯小孩的小孩带走,他们选了靠里的位置,两边还被高大绿植与旁边座位隔开。Khan熟练地点了咖啡,想想他们应该也饿了,随口遍问了句想吃什么。

“草莓慕斯!”

一大一小异口同声,吃惊过后开始大眼瞪小眼,Khan抿了一口咖啡,神情似笑非笑,那小孩什么身份心下了然。两份蛋糕上桌,两个人从神情到动作都像说好了那样默契,相同的咬勺子动作和嚼动频率,让Khan止不住笑意。

“我有没有说过你吃相很可爱?”
“嗯?是吗?”
“嗯哼,答非所问Captain。”
“嗯哼~”

小家伙像是饿极了,在Jim停下来和Khan说话的空当里已经把蛋糕吃完了,其实还想吃的小朋友不敢向对面的Khan开口,转头面向了Jim。

“你还想吃吗?”
“我可以再吃吗?”

Jim被这个小家伙逗笑了,也不知道这种默契怎么来的,他笑着揉揉小家伙的头,把自己没叉几口的蛋糕推给了他。

“不吃了吗?”
“不了,不太舒服吃不下这么多。”

眼见小家伙停了下来,Jim用上惯用的哄孩子口吻,又让小家伙重新投入到消灭蛋糕的行动里,对上Khan那双眼睛,Jim苦笑一声摇摇头。

外头那队瓦肯护卫找不到孩子只好折返,约克城安全系数较高,现在又有使团来访,警卫人员增加,进出飞行器盘查很严。那孩子横竖是丢不了的,晚上他还是要回接待大楼,不愁找不到。外头安全之后他们也吃饱喝足,那孩子也简单交代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并出示了自己的出使证件。Jim很自然地拿起餐巾纸给小朋友擦嘴,一边擦还给Khan搭话,很有一种一家三口出门的感觉。

“你看你小花猫,吃的鼻尖都有了。对了Khan,一会要去哪?”

Khan手肘支着沙发扶手,十指交叉,看着他们看得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难得在Jim面前走神,Jim喊了他好几声都没反应,最后迫不得已伸脚踹了他一下。

Khan瞬间回神,很顺地接过话头,说是要陪他到晚上,还说晚点有音乐喷泉在大广场上。这分明就是料到这小孩能跟他们到晚上,明明白白来吸引孩子注意的,Jim高高挑眉,眼神一片揶揄。

“你想看可以,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Elfin,我的家人是瓦肯使团的一员,因为不放心把我留在家里,所以把我也带来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真是稀奇。所以那些护卫队就是派来看住你的?”

Elfin点点头,还怕他们不相信似的,对着他们眨巴眼睛。Jim喜欢小孩子,从Sulu家小姑娘和Chekhov身上就能看出来,Elfin乖巧的样子让Jim的戒心马上丢到了宇宙黑洞里。

于是Khan就从护草使者升级为了联邦保姆,还是最贵最高级那种,一路跟着一大一小疯到了晚上,还护着他们在人挤人的音乐喷泉那里占了位置。

音乐声起,水柱也随着音乐变幻起伏,Elfin双眼发亮,小小的脸上溢满惊喜之情。Jim抱了他好一会就没力气了,Khan把他接了过去,甩手就给扛到了肩上,比旁人高出一头的视角特别好,小家伙简直是着迷。Jim累得脱力,也往Khan肩膀靠去,虚虚地挨着他,眼前的彩灯映出几分热闹,Jim眼底就是几分落寞。

Khan没有开口说话,伸手揽住Jim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倚靠。Jim当然知道这份好,只是这么多年他没有回应过,也没有拒绝。他知道Khan聪明,心底眼底比他这人还清,这么多年也只是默默陪伴,不逾越半步。

——————————————

喝到半路一群人已经high了起来,三三两两开始扎堆,Chekhov有眼色地把McCoy支开,他和Scott轮流给医官灌酒,大有一副灌死再说的势头。那边Sulu和Peter玩开了,两人窜上舞台开始乒乒乓乓鼓捣乐器;星云和Mantis把Groot带到一边,她们不是那么能喝索性就去陪小朋友;Rocket和Drax还带上Keenser和Sulu老公,几个人也开始碰杯,给Spock他们留足了空间。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我也知道你其实已经知道了,但我想你知道现在有更大的麻烦。”

Uhura仰头喝光了金黄的酒液,又很快地给自己续上。

“不如你什么都不要问,听我说。听听我的故事,我再给你讲他的故事。”

Spock抿了一口酒,点点头,他总是对这位女性有着很高的赞赏与尊重。

“我和Peter,都是强权之下的蝼蚁。我们身不由己,我们互相帮助,互相隐瞒。”
“他是Ego的儿子,我是Thanos的女儿,当然是门当户对,但是我们相亲不相爱。”

Uhura露出苦涩的笑容,又是一口烈酒下肚。

“最初那些年,我们相遇在米兰诺号,我们一行人组成了银河护卫队,用着一个蠢兮兮的名字四处办事挣钱,像是雇佣兵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很有趣。灭霸他当然不管我干什么,他疼我只要我开心就好了。可Peter不一样,我们开头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特蓝人,也就是地球人,没想到半路窜出一个亲爸,说要把他领回去。那老不死是个星球,有着一种特别的蛊惑能力,Peter足够叛逆,不受蛊惑只余还想撂下走人,于是Ego打了温情牌,述说着什么诸如我老了没有孩子在身边很寂寞,你的兄弟姐妹们都在权利斗争里死去云云,把外表很坚强实则很缺爱的Peter给说动了。但是Peter那小子自由散漫惯了,在家待不到几天就待不住了,嚷嚷着要让星爵重出江湖,Ego现在也就剩下他一根独苗,两父子好说歹说找到了一个平衡,他可以继续到外头来,但是要定时回一趟家和Ego见面。”
“听上去他们关系很好,而且和你的关系也很正常,有什么问题?”

Uhura嗤笑一声,酝酿在眼底的情绪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变得难辨喜怒。

“问题就出在这看似很好的地方,Ego和Thanos互在两头,平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而且看上去也很宠爱孩子。可是他们都很狠毒,因为他们都对我和Peter说过意思相同的话。”

Uhura想起少女时和妹妹星云亲昵的场景,有天Thanos突然把她招致跟前,把一句狠毒的话说的异常温柔。

“他说,‘如果哪天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么我一定会亲手把她解决’。他再温柔又如何,我还在在他眼里看出了杀意,那是对我妹妹的杀意,他是在警告我,不要对他认为不值得的人动心。”

星云从吧台那里拿来酒,把空酒瓶撤下,她附身亲吻了Uhura为了收住情绪而闭上的眼睛,抬头向Spock友好地笑了笑。

“别喝太多。”
“知道。”

Uhura拍拍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星云也笑笑起身走开。Uhura深呼吸几下,继续把故事说完。

“我们过得遮掩,把一切当做姊妹亲情,后来我再无法坚持,就选择离家闯荡,而星云也被Thanos当做棋子一样指挥,派去做些危险的事情,之前还辅佐过他手下大将一段时间。彼时我和Peter他们一起,也眼看着Peter爱上Rocket,他们这组合看上去的挺好笑的,但Rocket人形也是真的帅气,Peter那小子被他迷得可以。”
“又或许是那样的生活让我觉得疲倦,就暂时离队,隐藏身份来了联邦,做了星舰学员,再到现在。途中放假的日子也有跟他们出去疯玩接任务,倒是踏踏实实过起了学生生活。”
“没想到后来Peter来找我,他哭得一塌糊涂眼睛又红又肿,独身一人开着小型飞艇来找我。时间好像就是我们从瓦肯回来没多久,他说他和Rocket吵了一架,他回了一趟家结果被Ego发现了什么。他知道,以Ego的个性一定会杀了Rocket,他一时间慌乱不知道怎么办就来找我了。”

眼前的漂亮女人似乎陷入了一段很长的回忆里,她的手还在下意识地晃动杯子,眼神却不再有聚焦点。

“所以你们扮作情侣,为对方打掩护?”
“对。就是这样。即使Ego和Thanos再怎么不对盘,可我们仍然算得上门当户对,不会失礼对方。虽然养父对Peter这个浪荡样子有点意见,但是只要是我‘喜欢’他就不会说什么,而Ego这种崇尚力量的人,自然也不会对‘宇宙最危险的女人’有什么微词了。”

Uhura喝至微醺,她依然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金黄液体沿着杯壁晃荡,一圈一圈过去。她眼睛看向一处,神情安静,思绪回到过去的时空。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Jim,他可以为了心中确定的事情毫不顾忌地去做,也不用担心所爱之人被强权伤害。他当年确实垂危,但也真的捡回了一条命,是Chekhov救了他一命。”
“Chekhov当年敢对你大放厥词,到今天当然也敢把你轰上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小动作,他在帮你,但同样的他也在测试你,你要是能过他那关自然能过我们的。”
“当时我们都疏忽了对Jim的照看,以为他和你一起就会安全,哪知道他居然会选择以死解脱,他总觉得Amanda和Winona的离开都是他的错。Winona让他不要答应军方他答应了,后来他人远在瓦肯连Winona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觉得他对不起她,Amanda则是为了保护他而死,他觉得他就像亲手杀了他两个母亲。他一直觉得如果不是自己任性,她们不会死的,但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即使再有间接伤害那也不是他的错。”
“那时候飞船只有Chekhov一个人,小孩子喜欢玩游戏,那个手速和专注比起我们这些大人不知道强多少倍,就是他坐在传送室那里玩,结果从监控看到了你们,最后才捡回Jim一条命。我们后来就将计就计,就当做和平鸽陨落我们返回地球,所以我们走得匆忙,死亡报告也是离开之后才发给你们瓦肯科学院。”
“说起来好笑,你们居然一点都不怀疑,就这么接受了,我们那时候骂你们冷血残酷骂了将近一个标准月。”

Uhura笑了几声,似乎是被呛到了又咳嗽起来,抬手止住了星云想要过来查看的动作,缓过来继续说下去。

“你现在也已经知道Khan是什么人了吧。你也应该知道他那队人和Jim这群人就是两个极端,而他们之所以现在这么亲密也是因为那时候。Jim完成和平鸽的使命之后,的确和其他和平鸽一样占了那几样病状,衰竭出血,完全像个纸片人。Chekhov救回他已经昏迷,我们马不停蹄赶回地球,妄图把他扯回来,可是他还是一度垂危。”
“我那时候真的在那扇窗前连哭都不会哭,后来Captain Pike带队回来,Pike随口一提说让改造人试试,Leon翻出他们资料查看,最后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最开始几年,都要抽Khan的血,后来我们出三年任务,Jim的情况虽然稳定,但进取号周围一直有小型舰艇跟着。Khan的手下带着那几管血以防万一,也给我们保驾护航,直到五年前检查,说是不需要时常备着了,就没再抽血,我们就出五年任务了。”
“那小子,演技那么差能瞒住谁啊!就你还真的配合他演出了,我啊,都看不下去了。”

————————————————

深夜广场人群散去,音乐喷泉也已经停了,Jim牵着Elfin要把他送回接待大楼,Elfin有点拖拉不想回去。Jim露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开始教育什么“小孩子不可以不听话”之类的东西,Elfin看向Khan想要求助,被Jim抓住截胡。

“不许帮他。”
“Khan叔叔不能帮你了。”

Khan也学着Elfin扁嘴的样子,Jim被那种不伦不类的模仿逗笑,一串哈哈哈到后面都是气音。他蹲下身与Elfin齐平,好声好气地哄着不肯回家的小孩儿,Elfin搂他脖子那双大眼睛眨啊眨。

“那…那你明天还可以来找我么?”
“噗,我明天来找你?”
“嗯!我明天来找你。”
“可以,可是你要去哪里找我呢?”

Elfin摇摇头又露出那种委屈的神情,Khan伸手揉了那颗小脑袋,告诉他星联军官宿舍的的地址,还有他们的楼层门牌号。

小家伙终于肯乖乖回家,他牵着Jim的手走在前头,约克城夜晚的头顶都是星空,暖黄的路灯下,是一大一小的影子。

「影子拉得很长,像是他们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


Jim一路把人送到门口,接待大楼分出不同区域,以方便不同类型的访客居住,他们已经来到瓦肯使团所在的区域了。

Jim本来打算把人送到区域口就走了,Elfin却依依不舍地拉着他还要再待一会儿,走着走着就已经送到门口。还不等离开,门已经从里面打开,Elfin呼啦一下扑到那人怀里。

“Grandpa!”
“……Jim?!”
“Ah…father.”

Khan挑起一边眉毛,无声地哇哦了一下,敏锐地感知到似乎要有什么大戏要开场了。Jim本来准备好一套怎么和孩子家长解释他带了人家孩子一天的说辞,在看到人的瞬间一字不漏地全部卡在喉头,眼前的人居然是Sarek,Sarek比Spock更令他无法面对。

Jim张了张口,楞楞地喊了他一句,Sarek目光柔和,虽然那张脸还是没什么太大的表情但也说的上是温柔了。Jim还能在Spock面前装一下,在Sarek这种长辈级面前多半句话都说不出来,Khan站在一边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样子,Jim侧头瞪了他一眼换来武装队长的耸肩。

“所以,你是daddy对吧?我今天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啦!”
“我是Elfin,Spock之子,Sarek之孙。”(瓦肯语)
“我也是你的孩子,daddy。”


「他的手摸上我脸颊的接触点,在那片久违的精神汪洋里,我看到他对我的思念和不解。它们交织成一个淡金色的球,由我的小精灵交到了我的“手里”。」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