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蜜汁ooc啊哈哈哈,上天赐我一个大反派吧2333


PART II  Clarity

Chapter 13


小小垃圾车


Three Days Later · York Town · Main Street


“哎呀Khan你不要再跟着我啦,我不喝酒了OK?”

“不行。不可以。不许喝酒。”

“我保证我保证!拜托你啦不要再当bones的眼线了。”

“不,这是Miss Uhura的请求。”


小舰长的脸以光速垮下来,对着约克城的人造天空发出一声哀嚎,看够了小舰长哭丧脸的样子的改造人队长终于满足,把没说完的话接着说完。


“同样也是Dr. McCoy的要求。”

“哇——!”


Khan身材高挑,日常也喜欢穿一身深色,长款风衣在他身上十分出彩。今天受人之托当一天护草使者,跟牛仔裤短夹克的Jim也十分合衬,他在距离他三步之遥的后方,看着放风的星联麻烦精。


距离自己被抽血使用已经有五个年头,对于他而言也不是很长,但对普通人类来说,特别是有长期任务的星舰船员,五年是一段颇长又无趣的时间。McCoy又急又气的样子记忆犹新,Khan笑着摇摇头,这神情可不见了有七八年了吧。医官那晚上的架势像是要把他身上血抽光,看来是吓得够呛,不难想象医官要是被吓成神经衰弱都是正常的。


其实今天也是大家故意把Jim支开的日子,今天到场的除了有老熟人之外,还有一批客人。来的不仅有瓦肯外交大使Sarek,还有穿上自己星球民族服饰的Peter Quill星爵,还有跟在他们之后的一个外星使团。使团为首的,是他们星球的一位将军,威望极大算是星球上的半个首领。


Marcus带着一众驻守约克城的联邦高官出来迎接,身旁是暂时充当自己秘书的女儿Carol,还有现在停靠约克城的所有星舰船员,最后方是三个小队18人的武装队伍,Khan的手下。


Uhura一早摸清楚对方意图,那个将军对Jim有着不同寻常的欣赏,甚至于对方已经探究到联邦十年前的秘密。她作为进取号通讯官更是现在约克城里最高军衔的外交官,她需要和他们打交道,收集资料时意识到不妙的Uhura找来McCoy,两人商定要在今天支走Jim,并让Khan代为保护,其他人实在不放心。


这次来的人是要与联邦签订邦交合约,以及签署和平协议,那个星系最大种族的加盟有利于联邦日后的发展,虽然他们本身更倾向于帝国的模式但他们愿意与联邦交好,证明又多了一份可用的力量。


因为他们比较接近伊戈星系,导致Peter要换上民族服饰代表Ego而来,随行的还有好不容易从星球繁忙事务中抽身的Mantis。因为主登陆口被占,其他的旅游舰,商舰还有外来飞行器等都只能到旁边的小型登陆口。不远处的银护成员,只能默默地观望那边的状况,Uhura的妹妹Nebula也和他们一起。


“I'm groot.”

“知道了,他今天很好看。”

“诶小动物我姐姐在哪?”

“你姐在哪你自己不会看啊!还有我现在不是小动物!”


站在最前的男人恶狠狠地怼回去,他带着那种战斗用的黑口罩,只露出一双冰蓝色的眼睛。他身后背着一把重型机枪,看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是头顶的棕发里却藏着动物的耳朵,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这干看一群人打官腔也是耗时费力,银护众人先回了自家酒吧歇息,横竖今晚要歇业,那群人午夜过后一定到齐。


短暂的官腔过后,Uhura作为外交官出列和他们交谈,对方一行人虽然是维持着礼貌的笑容,态度却带着一丝不屑,看向她的神色更是多了几分轻蔑。其中的第二副官更是向前靠近了Uhura,围着对方打转,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不敬和调戏。


“将军是这样教导下属的吗?”

“殿下是在讲笑话?”


Peter出言阻止却被将军反将一军,明里暗里指责他说通用语,是要让大家看笑话。


“那我看将军是不知道痴人泰坦了。”

“够了Peter。”(泰坦语)


Uhura看着那位二副笑笑,没有丝毫惧意,手中镶着红色宝石的匕首泛着冷光。


“Don't make me turn green.”


将军喝退下属换上一张笑脸面对另一位权力者的继承人,他礼貌地替自己的下属道歉,再虚情假意地打了几句官腔。


“联邦的女人不好惹啊~”

“泰坦的女儿不能惹啊~”


Scott和Sulu在后边你一言我一句地吐槽着,Spock高高地扬起眉毛,虽然他对宇宙间较为强势的几个种族的略有了解,但是他们身边的Uhura和他们嘴里的Peter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Chekhov和Spock站得近,他小小声给Spock解释,还得到隔壁两位的一致肯定。


“Peter Quill,aka Star-lord,人称星爵,我们叫他星星王子。除了调侃成分更是因为他本来的身份,他是活体星球Ego的儿子,也是目前唯一剩下的一个孩子。Ego以吞噬行星为能量,所以他所在的星系也被称为伊戈星系,该星系内目前存活的种族皆是向他臣服的,他们模式更像帝国。Ego是个多情种,他在游历各星系寻找可吞噬能量体时之余还多处留情,与不同种族的女性皆有子女,并会在他们幼年期或者亚成年期接回,以培养自己血脉的可吞能量体以及继承人。但不幸的是,他的孩子们能力较弱的被他吞噬,较强的则是全部死于王权争夺之中,无奈之下他只能寻找最后一个他一直没有寻回的人类混血,也就是星爵,他的母亲也是人类和你一样了。”


Scott和Sulu点头,虽然看上去还想补充但是目前的场合,不合适。


“至于Nita,真名Gamora,泰坦之女,联邦的人类身份是Nyota Uhura中尉,进取号通讯官,约克城目前最高职位的外交官。痴人泰坦是一个侵略性很强的种族,也是目前宇宙强权力者之一,最高位者Thanos,人称灭霸。不过男人嘛总有铁骨柔情的时候,残暴头子偏偏是个女儿控,虽然没有和我们联邦签署和平协议,平日倒是有事没事帮我们几把。Nita本来的家乡正处和平战争的几大战场之一,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反抗军抵死保卫家园和亲人却最终不敌。她就是那个时候被经过的泰坦部队所救,她的母亲在星球毁灭之际将她托付给当时和战争一样臭名昭著的泰坦人,孤注一掷却十分正确。所以Nita不仅得救了被Thanos收养,而且还活得很好。”


Sulu眼睛是看着前面的状况,嘴巴可是很八卦,点点头继续给Spock补充科普。


“Nita是灭霸最宠爱的女儿,几乎是Nita说一不二的,所以Nita才和我们一起工作生活。她还有个妹妹,叫Nebula,叫她星云就好了。丫头人类模样也挺好看的,跟她姐有的一拼,不过真身可没姐姐好了,和Nita一样她也是饱受战争之苦,被Nita求着灭霸救起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只能运用泰坦的科技把她变成一个半机械人。不知道是不是这本质的差异,灭霸异常宠爱大女儿,对小女儿比较平淡甚至不怎么管。哎,这大户人家就也很难说这个事情。”


Scott刚想插话前面的官腔就打完了,Marcus和Pike带着进取号主要几位和对方打招呼相互认识,过后就被分别安排了。Spock去跟瓦肯大使,Uhura去跟伊戈的王子,McCoy被指派去跟使团的医疗人员交流,其他人随时待命。Pike带着武装部队跟随,看着前面Marcus把人迎进星联大楼。


主要人物进楼,大家就松了口气,各大星舰船员就地解散,Sulu也指挥进取号船员解散。主心骨被分走,剩下命运三人组外加小尾巴Keenser,大家也是愁。晚宴设在明晚,协议签订仪式也在明晚,但使团会在约克城停留大概一个标准月,以交流文化和了解联邦社会。


也就是说这个月内,他们仍有反悔拒签的可能,而且他们的大部队就停在约克城外围星域,全武装舰队。


但是现在最麻烦的是,这种类型的种族签协议时必定会提要求,在正常情况下不过分的要求都是默许接受的,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修灰船的酒鬼:明晚Jim必须出席

有家室的大双刀: 而且必须穿星联军官服

神童小毛子:Jimmy还必须和那个将军打官腔

我也要打响指:今晚喝酒:)

我是个医生:我叫Khan陪他到明天傍晚:)

神童小毛子:瑟瑟发抖.jpg


       您的好友星星王子已加入群聊   


星星王子:所以今晚齐聚roquill?

修灰船的酒鬼:是不是免费

有家室的大双刀:不是不喝

我也要打响指:再吵别喝:)不喝也得喝:)

修灰船的酒鬼:知道了

有家室的大双刀:知道了

神童小毛子:知道了Nita我们准时到」




Night Club「Roquill」· 1200 AM


“哎呀~宝贝你好辣!”

“闭嘴,星屎(Star-shit)!”

“啊,嗲一下都不行吗宝贝?”


Spock被人左右夹着推进酒吧的时候,吧台那边正发生一些宛如作案现场的事情,Uhura坐在一边喝酒,一点反应也没有。他被Sulu压着肩膀在沙发坐下,其他人也在沙发落座,随后到的医官坐在另一头的单人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伏特加。


棕红色发白肤的人类女性拥抱了Uhura并亲吻了她的脸颊,外交官露出了一整天下来第一个真情实意的笑容,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怎么变成这种样子?”

“Rocket说我们这次这样比较好。”

“吃多了易形药不好。”

“我知道Gamora。”


吧台边上被星爵各种骚扰的棕发男子站了起来,遮了半脸的黑口罩已经被脱下,一张俊脸完全符合现在宇宙的帅哥标准。他比星爵略矮一点,端着酒搂着小王子过来加入大家,酒保心领神会给推多几张沙发椅子。


“Hi~我是Peter,Peter Quill~”

“Rocket Raccoon. 我是改造生物,酒吧老板和修飞船的。”


已经换回灰色底衬红色短皮衣的星爵有了几分多情浪子的模样,他坐在那个棕发男人的怀里,手里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穿着紧实皮裤的双腿交叠,漂亮的绿色眼睛打着勾地看着瓦肯人,完全不顾男人不悦的神色,看得Spock不适地皱了眉。


“Spock。”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渣攻#?*@/&”


Uhura一记眼刀飞过,Rocket一把捂住那张的小嘴,还掐了一把小王子柔软的腰肢。那双绿眼睛立马就变得雾蒙蒙的了,Peter委屈地瞪了Rocket一眼,掰着他的手要给挪开。


“收敛一下会死吗特蓝人!”

“唔呜呜呜!”

“I'm groot!”

“闭嘴groot我没有欺负你的星星妈咪!”

“你无情你冷酷你个渣攻垃圾小熊猫!”


Rocket的浣熊耳朵立起,呲出尖利的犬齿,威慑的意味明显,暗示Peter再惹他就不客气了。Peter是个不安生的主,跟Jim撞在一起就是两个混世魔王,现在Jim不在没人和他胡闹,只好乖乖认怂,还往Rocket脸上亲了一口,讨好意味很足。


“哎呀亲爱的情趣嘛情趣~”


Groot被星云抱起,转手又坐到Uhura肩头,看着厮混在一起的“爸妈”,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I'm groot.”

“我才没崩坏呢树枝宝宝,都被你爸教坏了。”

“I'm groot?”

“对啊你爸大骗子。”


于是老板老板娘夫夫再次为了孩子教育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老板娘甚至被锁在怀里承受最高的毒舌功力。Uhura笑着摇摇头,把肩头的groot宝宝交给妹妹星云,端着一杯酒向Spock致意。


“想聊聊吗?”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