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小红心小蓝手(双手合十谢谢),评论和我聊天呀,一起谈谈接下来的剧情嘛



PART II  Clarity


Chapter 12


“是他吗?”


耳边是男人低沉的声音,酥麻了耳根熏红了脸,Jim不像平时那样急急推开他,安安静静窝在对方怀里。男人见他不回答心中了然几分,收紧手臂将他护在怀里,温柔平静换上面对敌人的冷漠,看向不远处的人。


“好了Khan。”


Jim软软的声音唤回他的注意,男人收起敌意又是一副温柔的样子,他微微低头看着怀中金发的小舰长。他自然会满足对方的要求,反正从不过分,而且也不难办。只是Jim也很少拜托他做些什么事,最多也是公事,这种私事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送你回去。”


Khan用上肯定句,仿佛宣誓主权那样手自然地圈在腰间,半搂半抱地带着Jim走动,他知道背后有双眼睛追随,更加拉近了距离。McCoy信息发来,无非是一声道谢,Khan明白这是他们合计好的解决方案。


Spock看着他们上了一艘悬浮艇,突然便想起对方身份,他是联邦另一改造计划的重点人员,同样是改造人计划,这个可谓是“臭名昭著”。不同于“和平鸽”计划的理念,虽不人道却为和平出发,另外一项齐名的计划则是借着和平的由头造出一件件杀戮机器,臭名堪比星际海盗。他们一直以来执行的都是联邦的暗杀任务、镇压任务、肃清反党之类的事情,个个都是舔血的阿修罗。



York Town· the First Night


“隶属联邦的13部门,暴戾冷血的杀人机器,联邦的“Hela”计划。当初和平鸽计划生效后,他们被秘密投入使用,所跟随的舰队正是当时作为武力谈判的Pike的武装舰队。Pike是他们当时的上司,现在指挥权虽然交由Marcus,但Pike仍然拥有指挥他们的权利。当时的任务主要是对付那些谈判失败拒绝签署和平协议,仍然选择战争的星球和民族,普通的武力镇压下一般都能解决问题,但也有很多星球遭到了血洗。总之他们是非常危险且难以控制的,不过目前的状况较为稳定,他们的首领是——”

“Khan. Khan Noonien Singh.”

“你既然知道他是谁,还需要大晚上来问我?”


Chekhov房间整洁干净,小朋友没什么恶习,私生活和个性一样比Jim的屁股还干净,Spock实在不知道要找谁问问,只好敲响同层领航员的门。


“你得感谢我们不是同一层,被Dr看见你来找我,非得把你的皮扒一层。”

“原谅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Mr.Chekhov”


Chekhov噗呲一声笑开,他摆摆手起身去冰箱拿了瓶酒,再顺了两个酒杯。小毛子没什么爱好,无非是喝酒组装打游戏:打游戏从小到大都一样喜欢;组装符合了战斗民族的美誉,小到武器大至飞船星舰;喝酒则是大小毛子都很能的一点。黄色酒液注入玻璃杯,水光潋滟折射,Chekhov虽然年轻却是看明白对方来意。


“就知道你听不懂地球人的笑话,没关系。来日方长,总能听懂的。”

“人类在语言方面很会玩弄技巧。”

“Nonono那是语言的艺术。”


Chekhov竖起一根手指,在Spock面前晃了晃,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以往这种样子可是要受McCoy一掌的。


“Mr.Chekhov, you know what I want to know.”

“Yeah. I know. But I won't tell you anything, and I have nothing to tell you.”

“I just…”

“No. Sorry.”


Chekhov是最有可能告诉他一切的人,可是他连一丝机会都不留,Spock皱眉他没有办法了。Chekhov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小小一杯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于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如果你真的关心他,十年前就应该关心。”

“你们也说过人类是谎话连篇的种族,你这么冷静聪明,分不清真假?”

“你可以平静接受他的死亡报告,我也可以告诉你他不是他。”

“He's not him. Mr. Spock.”


Spock也学Chekhov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虽对地球酒液不感冒,但也不会受什么影响。他利落起身与Chekhov告别,对方将他送至门边,他才低低道声谢。关门上锁,年轻的领航员坐回桌边看着杯中酒液发愣,末了笑着摇摇头又将它们悉数喝下。


“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所有的一切可都要看Jimmy本人啊。”



York Town · UFP Building


他没想到会一大早遇到他的舰长,更没有想到他会带着一个孩子,一个黑发的人类女孩。Spock有些惊讶,却被他很好的收敛并给对方打了个招呼。


“Morning. Captain.”

“Good morning. Commander.”


对方眉眼里的放松和笑意还没有完全褪去,金发的小舰长抱着怀里的孩子,约克镇的人造阳光映得那头金发闪闪发光,他就抱着孩子站在窗边,他的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Spock觉得那是对方的孩子,但仔细看看,那应该是Sulu的女儿,昨天登陆口那里见过。还不等他开口询问,他的舰长便告诉他小姑娘在此的缘由。


“Sulu的丈夫是摄影师,我们每三年一换的证件照就是由他负责的,很幸运你刚加入舰队就遇上换证件的时候。”


走廊那头传来医疗官和轮机长的声音,Scott软糯的南方口音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前的小姑娘凑到Jim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把Jim逗得直笑。小舰长对着他的科学官挥挥手,表示他可以跟着医官他们,就抱着小姑娘走开了。Spock阻止不及,转头就对上神情先由错愕再变不悦的医官和马上闭嘴的轮机长,McCoy本来的好心情都没了,幸亏Scott闭嘴快要不然他们讨论Jim的事情就要被瓦肯人知道了。


“Dr. 舰长说我可以跟着你们。”

“知道了知道了,就带你这一次。跟着我和Scott吧。”


他们到的时候,会议室大小的房间里全是进取号的舰员,红黄蓝遍地都是。平时人见安静冷淡的Sulu此刻正粘着许久不见的丈夫,手一直圈着对方肩膀,挨在他身上。亚裔俊秀的脸上都是喜悦乖顺的神色,他说着什么Spock知道那不是通用语,那位摄影师笑着回应他的爱人,主动与之交换了个吻。


“哼!不是工作吗?Sulu你这个止不住的小浪蹄子!”

“你闭嘴你这个全舰最浪的大屁股,你把我女儿撒开!”

“屁!我可是她的大男神,才不是什么大屁股。”

“是谁一天到晚吹嘘自己屁股翘,情人遍布全宇宙啊。”

“那是个不争的事实好嘛!”

“你个花心大屁股离我女儿远点!”

“我不我就不!”


爱情使人愚蠢,McCoy面对突然失了智和Jim拌嘴的Sulu如是评价,Uhura姗姗来迟并表示她十分赞同。双巨头再次碰头,眼神里交流着旁人读不懂的电波,共事多年又是Jim的左膀右臂守护神,盯人盯得比谁都紧。


Uhura表示现在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McCoy则表示他已经找了场外援助,Uhura挑眉莫不是请了隔壁那尊大神,McCoy则反击她怕是给远在另一头的大佬通了气了。Uhura那个气又没办法,只能不爽地瞪了对方一眼,辫子一甩往Jim那边走。那边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小舰长莫名其妙就被通讯官拉开,星舰黑珍珠愉快哄走小姑娘,留下两幼稚鬼斗嘴。


气氛一片好,工作效率也很高,在摄影师团队的努力下,也就只花了一个下午就完成了全部的拍摄工作。舰员们纷纷道谢离开房间,奔赴自己的夜生活,他们一行人照例要聚餐,加上Sulu的亲属,一群人嘻嘻哈哈最晚离场。Spock则是收到来自瓦肯的通讯请求早早离开,Jim定定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瓦肯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才叹了口气收回目光。


“你如果想知道问他不就好了。”


Jim摇摇头,神情落寞。


“Jimbo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事情,却偏偏不想让他知道你的事情。”


Jim手肘支膝,低头捂住脸。


“看着你这么难受,平时还要躲着他,把你们碰面的机会降到最低。我真是巴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你就,你就不能别让我担心。”

“You are a doctor, bones.”


Jim闷闷的笑声从手里传出,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欠揍。


“不是鸡妈妈~知道啦知道啦,mommy bones我今晚就去猎艳,争取早日睡遍全宇宙,不让你担惊受怕。”

“争取做下一个星星王子?”

“不,是争取做星星王子他老爹。”

“你是有个星球需要继承还是有个王位啊?”

“争取双赢嘛~”


匆匆回到房间的Spock打开了视讯通话,儿子那头漂亮的金发瞬间填满了大半个屏幕,漂亮的棕眼睛一眨一眨,只露出上半张脸在镜头前。


“Elfin.”

“Father!How are you these days?”

“I'm good.”

“I'm good too!”


他的孩子,有着逝去爱人的金发和他的尖耳,更有着宛如Amanda的暖棕色眼睛。他十分活泼,知道他的瓦肯父亲少言安静,自己就会讲很多话然后自己回答那些对方问不出口的问题。


“父亲你是不是见到了那个很厉害的舰长?”

“肯定的。”

“是不是长得像照片上那样的英武?”

“……否定的”

“啊?为什么呢?”

“舰长他,有些不同。父亲我能和您谈谈吗?”



York Town · Night Club 「Roquill」


他们一行人在约克镇的常驻酒吧,还未进入劲爆的午夜场时分,酒吧里放着十分舒服的慢歌,不乏一些经典曲目。酒吧的老板还没回到约克镇,只余他们的酒保和一些服务生,酒保是位类人族的外星人,和他们是老相识了刚一坐下就端来常喝的酒类,满满当当摆了一大桌。


“Miss Gamora.”

“Peter想说什么?”

“Ego.”

“好,知道了。”


酒吧里设有舞台,台上也有电吉他架子鼓一类的乐器,也是这家店老板那种old fashion的喜好,而且一般也是老板回来了才会用上它们。没有老板星星王子的逗趣,Jim一坐下就开始日常把自己灌醉,然后第二天起床就会被McCoy例行批评并醒酒,也是星舰生活常态。


伟大的小舰长表示:自己人的酒吧里喝断片也不怕被别人捡尸。

更加伟大的老板星星王子表示:如果不是我们拦着,你这个大屁股早就被别人捡走不知道多少回了。

真正的大佬黑珍珠则表示:还没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捡走人。


Sulu已经停下刚开始和Jim的豪饮,脸色微红的他已经靠在自家男人怀里不吭声了,Scott一边哔哩吧啦地和Keenser讲话一边给自己灌酒,一张嘴叭叭叭的,根本不知道在讲什么。Chekhov陪着Uhura小声聊天,时不时还和医官来个三人碰杯,Jim愁眉苦脸一个劲儿灌酒。


“Jimbo别喝太猛,别忘了军医院有你的专属床位。”

“bones我好难受啊!”

“喝到胃穿孔你也不会好受的,只会更难受。”

“为什么那个混蛋就可以这么冷淡!”

“那是因为你也很冷淡吧。”

“难不成我要热情如火,还往他身上贴了?”

“噗…那你可真的马蚤断腿了,嗯呵呵呵…”

“Sulu你个小浪蹄子你给老子闭嘴!”

“你打得过我再说。”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醉过的亚裔估计是喝了个爽,毫不留情地怼了自己的舰长一轮,完全是平日小团体相处的模式了。现下微醺的舰长站起,走到台上扶住了那支立麦,瓦肯人似乎听到了当年哼唱地球童谣的那把声音。



「High dive into frozen waves


Where the past comes back to life」


男音伴随原唱女声而起,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带着半分沙哑,另外半分的慵懒十分迷人,像在耳边的情话。


- 你的出现让我猝不及防。知道吗?这些夜里我总在想,是不是我不得幸福,是不是上帝在惩罚我抛下我的孩子。当年的诅咒我一直放在心上,我睡不好我睡不着,我想念你更想逃离。曾经的心碎和悲哀卷土重来,这些夜里仿佛又回到当初没有你的夜晚。你很烫,夜很凉。



「Fight fear for the selfish pain


It was worth it every time」


- 你自私的爱把我束缚,我自私的爱让我允许你的迁怒,我原以为疼痛会让我知道,我仍然活着爱你,可是我错了。爱是变本加厉的纵容,毫无理智的肆意,不假思索的堕落。你值得我去忍耐,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心碎不是吗?


- 我不曾攻击过他,他身上的伤痕都源于他的不小心和冒失,可我知道,心碎比身伤更难治。我放任他痛苦的那些晚上,他的冷汗、他的颤抖、他的眼泪,那都是他的痛苦,被我自私的爱伤害的痛苦。



「Hold still right before we crash


Cause we both know how this ends」


Spock想起瓦肯崖边没有抓住的手,想起对方挣开的怀抱和倔强忍住的眼泪,想起录像带里温柔的样子。夕阳下的童谣,楼梯间的哽咽,庭院里的水花,全部的全部都是记忆里的他,是他们共同的十年前。


他不是傻,对方的反应和各种小习惯都在无声地告知着真相,可他不敢确认。近乎冰凉的体温,冷漠的神情,他也可以比自己更绝情。Spock突然想起那次在星舰人来人往的走廊上,他追着舰长的脚步,最终拉住了他的手臂,一句在嘴边千回百转的Jim变成一句Captain。


“Please let go. Mr. Spock.”

“Can I…may I ask your full name, captain?”

“Jeremy. My name is Jeremy T. Kirk.”


那位舰长看着自己的大副一副困惑的样子,微微垂眸,遮挡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想了良久才幽幽叹了口气。似乎是下定决心地坦白,他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以一种男人对男人的方式。


“I look like him. We have the same father.”

“…?”

“James is dead. They miss him. So I allow them to call me Jim or Jimmy, you know, his nicknames.”

“I get that. Thank you, captain.”

“No problem.”



「A clock ticks till it breaks your glass」


- 我把自己封闭,投入疯狂的研究学习当中,我私心地把自己留在原地,靠着有你的回忆独自支撑。他很像你,眼睛却像Amanda,两个在我心里举足轻重的人类,我的宇宙和世界,太阳和月亮。不得不说人类的计划真的十分出色,当外星伴侣产生了真感情,他们会觉得痛苦,并且无法停止无尽头的爱意。我停留在有你的岁月里,一切都在向前,我的爱却不再前进,仍然深沉地爱着你。



「And I drown in you again


Cause you are the piece of me


I wish I didn’t need」


- 不可遏止的爱意,没有枯竭的爱情,原来并不是一潭死水,而是丝丝缕缕缠绕至今。你是我的一丝灵魂,我身体的一部分,我回忆里最美好的部分。


- 我曾希望再不见你,我以为我已经重新振作,我用一腔热血换来距离死亡的一步之遥。我用如今的一身冰凉与你握手,我希望我不曾拥有搅痛心脏的爱意,可你已经成为心底最痛的存在。


“如果你是你,请你不要发现我爱你。”

“如果你是你,请你不要让我爱上你。”


“我又如何控制我自己?”

“我又怎么能够忘记你?”



「Chasing relentlessly


Still fight and I don’t know why」


“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决心一定要生下他!”

“父亲,你为什么要去这么远的地方?”


“I don't know why.”



「If our love is tragedy, why are you my remedy?


If our love is insanity, why are you my clarity?」


台上的人已经哽咽,泣不成声;台下的人无法抽离,沉浸回忆。女声唱着高潮部分的两句歌词,唱着爱情的悲哀和不得意,已经成为一部分的爱情,烈火灼烧寒冰刺骨,却唯独不忘追逐渴望。


一句句的why他和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由爱生恨,倘若不爱就不恨,天高海阔两生欢喜。偏又深爱,滋生了恨,细密绵长不得忘却,只能深夜嚎啕,无声悔恨。


他恨他的懦弱,他恨他的胆怯;他恨他的无畏,他恨他的澄明;他恨他的深情,他恨他的无意。爱恨相织,十年前的一扇门,十年间的数万光年,十年后门口到舞台的距离,他从不知道自己离他有这么远。



「当Elfin的小手第一次摸上我的脸颊,瓦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在他无意识的状态下展现,我的孩子小声地啜泣着,他问我,什么是心碎的感觉。」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