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呜呜哭,我觉得我是越写越烂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本来就烂(难过)我不是坑了只是放假回家就惰了,尽力想之前那样更新天数不过相隔太远(信誓旦旦)对了想跟大家商量一下🚀⭐的事情,我想写葛摩拉×星云,火箭浣熊×星爵了他们在一起为了掩盖各自不被接受承认的爱人的梗(乖巧)。


PART Ⅱ Clarity

Chapter 11

“你是疯了还是老年痴呆?好不容易到今天你现在把那混蛋弄了过来!?”
“你以为我想看着Jim被害吗?我们没有办法,与其让不知情的把Jim卖了还不如把一切攥在我们自己手里。”
“那可是瓦肯人啊!瓦肯人,逻辑至上,思维缜密。我们能瞒多久?再说了当年的联结可没有彻底断掉,迟早有天都会被发现的!”
“那我们就想办法延长这个期限啊。”
“你以为这么简单啊!啊?”

门内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Pike虽然是有点心虚,但他说的也是事实。其余的人跟着舰长等在外头,或是靠墙站着,或是地上坐着。

医官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只有零星几次顶撞长官,而这也是他唯二情绪爆发的时刻。第一次这样是在多年前的瓦肯星,他身上沾的血红刺得眼睛生疼。

“行了别吵了。”

Jim推门而入,那双蓝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同时都噤了声。Pike可以说是看着Jim长大的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充当了父亲和保护者的角色,后来保护者又再多了McCoy一个,Pike对他一直感到很满意。现在发生这个事情,他和Marcus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Jim。

“Jimmy我很抱歉。”

Jim摇摇头,走近办公桌拉开椅子坐下,又抬头看看McCoy。

“我们没有讨论出结果,你现在想怎么办?”

Uhura带着其余几个人也跟了进来,关门上锁开启了私人模式。通讯官抱胸倚在桌边,Sulu坐到茶几上,Scott在沙发,Chekhov手搭上Jim肩膀站在他身后。

“我也没见过你们两个这样讨论。”
“Nyota!唉…”
“Captain Pike 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不可以把他调到其他船上吗?”
“很遗憾Mr. Chekhov,答案是没有。我和Mr. Marcus能做的都做了。”

Jim拍拍肩上的小手以作安慰,不用回头也知道小朋友垮下的嘴角,现在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真是生怕瓦肯人不知道这个秘密。

“你们谁修过戏剧课?”
“修过外交课程算吗?”
“跟高层老狐狸交手算吗?”

面对一老一小天真无邪的发问,McCoy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抱胸站着捏了捏眉心,看着Jim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了然。

“所以你是要我们陪你演戏。”
“bong!没错bones你真是深得我心。”

金发小舰长做出一个手指枪的姿势,对着医官来了那么一下还带一个wink。医官不为所动,依旧是皱眉的神情。

“为什么不伪造资料呢?”
“你们这些年伪造的还不够多?”
“咳咳…那你想怎么演?”
“哼哼,show time。”


「Captain Kirk的戏精小剧场~
第一步:迷惑对手
第二步:统一说辞
第三步:集体肯定
第四步:找人顶替」

“一到三容易,你今天也已经做到第一步了。”
“嗯哼哼Scotty你很聪明嘛!”
“可是第四步怎么回事?你这张脸怎么找人顶替?”
“你这就不懂了吧Sulu,换的当然不是我这张脸。就像你有老公孩子,我怎么就不能有男朋友了?呸,女朋友。”
“那你想找谁?”
“不如就你吧Nita~”
“你想见见我爹还是我小男友?”

Jim马上换上衣服乖巧懂事的笑脸,疯狂摇头。妈耶见她爹还能活着回进取号?!直接被她爹当场捏死了吧,自己可还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呢。


U.S.S. Enterprise · Way to York Town

本应是舰长大副一同工作的班次,被医官以一些不必要的理由调开,Spock刚想开口询问被Uhura制止。通讯官小小声地告诉他,舰长有些特殊的身体状况,必须每天接受理疗,Spock疑惑,为什么要这样遮遮掩掩?Uhura义正言辞,这是回地球之后才查出来的,我们一舰相亲相爱,说出来大家会担心的。

进取号不解之谜·一

大副有一些必须由舰长签署的文件,刚想借着去医疗部看看顺便把文件交给舰长,还没踏进电梯就被领航员截胡。比他矮上半个头的小毛子操着一口带着俄语口音的英语急急地抢过他手里的文件,Spock皱眉拜托对方说话慢一点,小毛子喘了口气,一字一句慢慢说话。言下之意,你不要随便乱去医疗部,你这样会让大家也去医疗部,这样大家就会知道这个秘密了。

进取号不解之谜·二

日常巡查工作的时候,Spock想要问问Scott一些关于银女士的事情顺便再问问舰长,Scott神神秘秘地把他拉到一边絮絮叨叨。Spock越听越觉得不对劲,高高挑起了眉毛,出声打断了轮机长。银女士的问题又跟他们舰长有什么关系?他们舰长不舒服去看医生和银女士飞不快又有什么关系?难道飞不快不是因为舵手没有开最快曲速吗?

进取号不解之谜·三

Spock贵为进取号的科学官,又是first officer,照理说应该有什么事都向他报备,可是Spock观察几天下来,发现舰长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跟Sulu说话。Spock迷惑,于是在吃饭的时候主动坐到Sulu对面想询问一下缘由。没想过Sulu看见他饭都来不及咽捧着餐盘就挪位,Spock也追了上去Sulu再次挪位,来来回回几次之后Sulu崩溃。Sulu扔下汤勺,一脸悲愤地嗷嗷叫唤,说是你不要再接近我,我老公说除了姐妹外不可以和其他男人一桌吃饭。

进取号不解之谜·四

在还有一天就到达约克镇的时候,医疗部通知全舰进行身体检查,好让医官有个记录。Spock终于逮着机会到医疗部去,刚进去就被几个护士冲上来五花大绑押到医疗床上。Spock不解,医生老神在在,其实本来要封住嘴或者你给一个布条咬着,我觉得你有事要问所以给你特例。Spock好奇,其他船员也一样吗?拉了帘子我看不到。医官一脸冷静,大家都这样,新船员最甚。

进取号不解之谜·五


UFP· York Town

进取号驶入约克镇范围,很快就到达外围空间入口,Jim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很神奇,于是乎久不露面的舰长终于出现在舰桥上。小舰长精神饱满,根本不像大家说的身体不适,站在舰桥上叽里呱啦和领航员说着什么。Spock刚想走近,Uhura起身靠近舰长之后挽住了他手臂,Spock挑眉放弃了交流的欲望。

“Nita你在干嘛!”
“不是陪你演戏吗臭小子!”
“被星星王子知道全银河系都知道了,全银河系知道你老爹就知道了!”
“不是正和你意?”
“我还想活着和Sulu家小姑娘玩!”
“舰长能不能请你少打我女儿主意?”

几个人小声拌嘴间银女士已经驶入停靠点,大家收拾收拾准备下舰,小舰长笑眼弯弯一只手搭在通讯官手上跟她有说有笑,漂亮的人类女性看似甜蜜的依偎在男人的手臂,时不时抬起头跟他说话。Spock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舒服,却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Spock决定不要去找McCoy了,不然得挨一顿臭骂。

Sulu丈夫和女儿早就等在登陆站点了,小姑娘坐在爸爸的臂弯里,看见黄色制服就开始招手,很多进取号的船员都习以为常,Chekhov倒是热情地打招呼,并开始在人群中找Sulu。

小姑娘最喜欢的除了她两个老爸,就是小舰长,再来就是另一个小金毛Chekhov。Chekhov的小卷毛在舰员里面非常明显,他还是年轻的少年人身量,穿梭在人群中给小姑娘找daddy,小姑娘眼巴巴地瞅着,等着她的小男神给她找daddy。

Jim看着Sulu和家人拥抱,并与丈夫交换了一个吻,然后两人相拥离开。Sulu不和他们住同层,有家庭的联邦军官住在上层部分,Jim已经盘算着什么时候去串门了。Jim很喜欢Sulu家的小姑娘,他无处安放的母性通通给了看着长大的Chekhov和小丫头,现在Chekhov长大了,他自然就喜欢还能抱在怀里爱撒娇的小姑娘了。


「我在少年时成家,亦在少年时离家。那个孩子,我已无法想象他的容貌,亦不敢想象。」


来人除了Sulu的家人,还有一个“别人”。Jim露出温柔的笑脸与来者拥抱,对方略高的身量让金发的舰长埋首在他的颈肩。男人面容英俊眼神冷厉,那双眼睛看过来时让Spock更不舒服。那是掠夺者的目光,冷漠且凶狠,当他护着怀里的人,像是护食的肉食动物。

如果没有记错,他应该是另一位联邦的高级军官,而且是星际间有名的武力镇压者,专门执行谈判谈崩之后的武力镇压。


「他是——」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