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很好我把人家歌名打错了(捂脸)是clarity不是charity

Clarity--Foxes(原版较慢)
Clarity--Zedd(这一个加了Zedd的版本比较有节奏感,听上去快一点)


PART  I  Pigeons and Peace



PART Ⅱ Clarity

Chapter 10

“daddy这个是Jim叔叔吗?”
“我看看。”

Sulu一把抱起女儿,接过小丫头手里的星际日报,上面正大肆宣传着史上最年轻舰长的光荣事迹,右上是一张足以供迷妹们剪下来贴床头的大头照。

上面的年轻军官十分英俊,面部线条较硬眼神肃杀,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而真实的Jim线条柔和,眼神温柔声音温柔,是个笑起来甜死人的大小伙子。

“嘛,这就是你Jim叔叔啊!”
“才不是呢,他长得都不像照片。”
“小笨猪,哪有说人像照片的?明明是照片不像他。”
“为什么Jim叔叔的照片都不像他啊?”
“因为我们要保护他啊。”

Sulu放下报纸,抬手捏了捏女儿小巧的鼻尖,凑过去亲了她一口。乖巧的女儿抱住daddy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左右开弓,一个啾一个响。

“是不是像骑士保护公主那样,不让恶龙抓走公主?”
“噗…要是让你Jim叔叔听到下次他不带你玩。”
“daddy你不可以告诉他!”
“为什么啊小笨猪?”
“嗯…因为……”

小姑娘沉吟了一下,对着老爸露出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下定决心地宣布。

“因为我长大以后要嫁给Jim叔叔!爸爸已经同意了!”

Sulu第一次觉得他很想把Jim的事情向全宇宙公布,让他被各大情人追杀屁股开花,然后再阻止McCoy救他。而且最要命是,孩子他爸居然同意了????他不就是去出了个五年任务,怎么回来女婿都有了,还是自家小舰长?!


Ten years later · U.S.S. Enterprise

五年任务终于是告一段落,舰桥上一派轻松和谐,大家一边工作一边聊天,Jim的笑话逗笑了一众女船员。

这边Jim离开舰长椅,从后边搭着Sulu肩膀嘻嘻哈哈聊着他家小姑娘的事情,那边Uhura接到了一个通讯请求。

“Captain有个私人的通讯请求。”
“谁?”
“From Captain Pike.”
“On the screen, please.”

Pike出现在星舰的大屏幕上,不像以往的日常关心拉家常,这次的表情严肃之余还带点难看。McCoy刚从医疗部过来,手上还拿着舰员的身体报告,看见Pike马上就说开了。

“咳咳…那个Dr. McCoy我建议你先听听我要说的话。”
“那您能保证申请书上都填批准吗?”
“…医疗部的事情都很重要。”

医生顺心地放过了可怜的上司,退到舰长的后方,给Uhura打了个手势,很快下面机轮部的通讯也被接通了。

Pike低头看了眼手边的资料,内心和表情一样复杂,一时间无从开口。他们到时候可以孤立新人,但他现在不可以歧视新人,直到Scott来了一句hello才打破无声的僵局。

“总之,你们先不要去York Town了,先回一趟地球总部吧。”
“可是我们接到通知,我们要回去更新证件了啊。”
“我知道Mr. Sulu…”

Pike捏了捏眉心,无可奈何地继续说下去。

“不会耽误你们太长时间的,只是我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和你们商量。”
“我已经通知过York Town那边了。我很抱歉,你恐怕要和家人晚点见面了。”

Pike还想再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摇摇头放弃了,只是再三强调说需要大家回来一同商量便结束了通讯,留下大家一头雾水。

Jim也不明所以,只好安慰Sulu并承诺到时候给他多放几天假陪丈夫孩子。医官转身和通讯官交流,小团体的双巨头敏锐地发现事情有问题,并开始思考解决方案。进取号也在此时调转方向,向地球曲速前进。


UFP · Earth · Paris

Pike正焦虑地等在停机坪,老实说他也很少在地球总部办事,之前去最多的就是学院和约克城,在总部出没已经是很多年前了。

Marcus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学院训着新兵,一叠资料砸下来,连带着Marcus的脸也是很难看。瓦肯科学院来的科学家,按常理当然是配备给目前最优秀的船,联邦方面已经发放了书面通知。他们可以说是跑也跑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而Marcus作为当年知情者之一,当机立断抢过资料自己接手。

“这后路你可真会断。”
“我不断谁来断,找个不知情能把Jim给卖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这不是来找你了。”

Pike严重怀疑Marcus就是把他扯进来找个垫背的,完全不是想要解决问题,虽然他们来处理的确比其他人要好。既然上头这样玩了,他们两个硬着头皮也要跟着玩了,只是Pike也没想到瓦肯的飞船居然会比进取号来得还要早。

给McCoy发个信息,让他找点理由限制住Jim的行动,暂时都不要到总部晃悠。医官也在这样奇怪的信息里捕捉到危险的气息,这个秘密小任务很快就传遍了一群人。



我是个医生:你们有事没事把他往外带就行了
我也要打响指:你就不能把他禁足?
修灰船的酒鬼:不行,禁足太明显了
神童小毛子:可是能带他去哪?逛街吃饭看电影?
有家室的大双刀:不行Chek你这样他会以为你想泡他。
我也要打响指:没点提议????
修灰船的酒鬼:还不如你给他打一针睡个三五天呢
我是个医生:我也想过但那不实际
神童小毛子:那还是吃饭逛街看电影好了
有家室的大双刀:Chek那真的不行,他可是把你当儿子养的,你这样对得起你的老父亲Jimmy嘛
我是个医生:Sulu你是不是想来一针(微笑)
神童小毛子:Sulu你过分QWQ
我是个医生:被你们气死,我有个提议,不如找Carol
修灰船的酒鬼:那你还不如找Chapel
我也要打响指:要么我前室友?」


几个人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于是只能决定见机行事,地球也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他们就要到了。

Pike一边带着Spock往总部里面走,一边感谢不用最快曲速回来的Jim一行人,这下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气得Pike咬牙切齿。Spock不明所以,看着这位长官不太好的脸色,考虑再三决定开口询问。

“Captain Pike?”
“Yes. Mr. Spock.”
“Are you ok, sir?”
“Of course.”

这边完全不知情的Jim在到达后,很快就被Uhura和Chekhov一左一右带出去,美其名曰陪女生逛街。Jim强烈抗议,明明这种拿袋子给意见的事情Chekhov一个人也能做好,为什么非要捎上他。

“你去不去?”
“……我去。”

McCoy摇摇头,拿上自己的报告往总部走,其他人员暂时有了自由活动的时间,有什么事全部转到Sulu处报备。舰员们见怪不怪,舰长一旦被人带走,全部事情都会转交Sulu,而正常情况下最大的事情就是他们舰长,实在没什么事情要去报备的。

McCoy先去了一趟医疗部,和一众医生聊了好一会,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带着瓦肯人的Pike。医官刚开始也没多想,只是眼角略过熟悉的制服,想着自己还有文件要签署就喊了他一声。

Spock马上就感受到身边Pike的突然僵硬,他转过身和另一个人打招呼,那个人的声音莫名的熟悉。医官也注意到Pike旁边的年轻人,身形样貌并不像是人类,等他微微侧头露出标志性的耳朵,医官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凉。

“Sir. Why don't you talk to me later?”
“Oh,yes. Yes, Dr. Let's talk about it later.”

Pike顶着McCoy杀人的目光把人带走,他活了大半辈子还想再活个小半辈子,不想躺上医官的手术台。不明所以的Spock被Pike推着背带走,虽然一头雾水但有着良好教养的瓦肯人并没有开口问什么,乖乖地跟在Pike去到了会议室。

医官这头夹着报告往回冲,掏出通讯电话播了个群聊,一时间酒吧歌声、商场人声和休息室的音乐声传进耳朵里。医官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直接就吼了一嗓子。

“Jim在哪!”
“Leon你小声点我要聋了!”
“Dr.舰长现在和我们在一起!”
“老人家吼什么我都被你吵醒了…”
“你们说什么我听不见!!”
“我看见瓦肯人了!”
“看见了就看见了,这跟我睡觉有什么关系?”
“我和Keenser喝酒呢看见…what!?”
“Scotty我觉得Dr.是在说瓦肯人。”
“我知道Chek…等等别告诉我是那个。”
“OK我醒了,我现在去拿刀。”

Scott拉起Keenser离开酒吧,外头风一吹什么酒都醒了,十年前鲜血淋漓的手术台Scott还没忘记,他几乎要听不到Jim的呼吸。他们辛辛苦苦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改名字修照片,什么能做的都做了,甚至不惜联合Pike和Marcus找理由把军部里可有可无的知情人抹掉。现在知道的人寥寥无几,高层更不可能把事情透露出去。

Scott越想越烦躁,掐灭烟头扔到地上双手插兜,吹了一会冷风拉上Keenser往他们的登陆船走。Sulu这会儿也已经从地球的外围登陆港下来了,还带着Chekhov私下自己组装的东西,一把重型武器。Scott吃惊地看着亚裔的疯狂举动,突然意识到他们一群人需要统一说辞来应对。

「修灰船的酒鬼:我们需要统一说辞
 神童小毛子:哇可怕我看见他了!
 我是个医生:怎么统一?
 有家室的大双刀:我下来了,你们在哪?
 我也要打响指:Pike传唤了,我和Jimmy在总部门口了。
 修灰船的酒鬼:Chek你确定没错?
 神童小毛子:不会错
 有家室的大双刀:Chek出来接我们,我不是很会装你的枪
 神童小毛子:Aye!等Dr.来了我就过去」


Uhura和McCoy一左一右夹着舰长往会议室走,Chekhov去接人还没过来,老实说他们并不想让Jim来见那个人。Pike也是痛心疾首,刚刚用他们的频道发了信息,简单来说就是他被Marcus坑了,然后他就把他们坑了。

会议室里,Pike正在向Spock介绍进取号的情况,他将会成为进取号的科学官以及大副,需要了解一下基本人员分布和组成。

“J.T. Kirk?”
“Yes. He will be your captain. Any problem,Mr. Spock?”
“May I ask his full name, sir?”
“You can ask him by yourself. He will be there soon. Also, you will meet some crews.”

Pike完全不给Spock任何机会打探,说多错多还不如不说,让他们自己来说。Spock苦守多年的精神屏障开始松动,情绪翻涌奔流。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或许当年他真的没死,而是被他们带走了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故乡。

映入眼帘的金发,浓眉蓝眼,跟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除了那身黄色制服和已经变宽的肩膀胸膛。Spock差点要在那个瞬间尖叫出声,他睁大了双眼,目光几乎是黏到对方身上。再者他旁边的人也一个个和当年重合,只不过他们的制服从清一色的白变成不同的红蓝黄。

他们的脸色并不好,蓝色制服的医官挡住了大半的视线,此刻正双手环胸冷冷地盯着他看。红色制服的人类女性脸色说不上好坏,也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这时一直被挡住的金发舰长从他们后面走出来,那双蓝眼睛里没有波澜,带着一种公事公办的冷漠,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我是J.T. Kirk你的新舰长。”

他能看到棕色眼睛里翻涌的情绪,他以为自己早已麻木,可是再见他仍然会感到心痛。当年的窒息感似乎又再次出现,他不知控制了多久才能表现出正常的样子,冷漠的面容得体的语言,他一定不能让他发现。

双刀、重炮还有Scott在后面做的抹脖子的动作,看得后面的Pike一头冷汗,急忙做着口型。McCoy笑笑,一个掏口袋的动作让Pike决定放弃叫停,他们的确是有权排斥新船员的。

Spock当然看见了后面的动作,Jim见他久无动作也随着他的目光转头,吓得他们赶紧采用人墙遮挡。Jim再次一头雾水,眼神询问怎么回事,从Chekhov到McCoy都是一副无辜的笑脸,摇摇头重新转回来。

“Hello. Captain.”

终于不再呆滞,握上那只手后发现对方体温比一般人类更低,对上瓦肯人的体温可以说是冰凉。对方笑笑,很快地撤回了手并转身回到他的船员身边去。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可以问Ms Uhura或者Mr. Sulu,如果想了解进取号可以问Mr. Scott ,身体不适可以找Mr. McCoy ,我想你应该没什么需要找Mr. Chekhov?哦对,报告可以交给Mr. Chekhov转交给我。”

金发舰长头也没回,只是交代了几位舰上主要掌权者的负责范围,言下之意没什么事情不要来找我。

“Clear?”
“Yes. Captain.”
“Great.”


「他不是他。
He is not him. 
 我长得很像他。
Jeremy. My name is Jeremy T. Kirk」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