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第一部分完结撒花,大刀全部砍完啦!我想要小红心QWQ还有评论,你们没人找我聊天玩的吗?


PART Ⅰ  Doves and Peace

Chapter 9

「我知道,你不爱我,你只是想完成任务而已。

感情是不符合逻辑的。

哈哈…说这些废话干嘛?不就是个孩子吗,我给你不就是了。」

那是他三个月时说过的话,他站在楼梯口,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的倔强,他的自尊,他的爱意全部变成难听的话语。我看着他强忍着不落的眼泪,内心隐秘的部分柔软得发疼。


「他不过是只和平鸽,更重要的是他也不爱他。在他眼里混合的血脉以稳定双方外交平衡才是重点。」

不是的,我很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我是爱他的,只是我不能说。应该是我不敢说,一直以来我都是在自我认识中迷茫,我到底属于哪一方?是像我母亲那样情感充沛的人类,还是我父亲那样理性至上的瓦肯人。我亲爱的,我想我是爱你的。不,应该说我是爱你的。


「宝贝啊,你一定会是最可爱的小天使呀,毕竟你是daddy最喜欢的人啦~

唔不对,你应该是个小精灵啊,因为你的父亲有一双尖耳朵呢~

宝贝啊宝贝,我一定要让你看见我的样子啊,因为我不能让你以为你没有妈妈啊~

因为daddy已经没有妈妈了呢……她们都化作了宇宙的星星,和daddy一起看着你呢~」

我看着他温柔地抚摸着肚子,语调轻柔像是害怕吓到孩子,曾经神采奕奕的脸庞变得憔悴和疲惫。我知道他的辛苦,我知道他的难处,可我无法面对他,无法拥抱他。我站在门口的阴影处,看向夕阳下庭院里的他,那双温柔的蓝眼睛里笑出眼泪。他仰头再低头,毫不在意地拭去,轻声哼着地球的童谣,那是八个月的他。


「Are you out of your vulcan mind?

Are you making a logical choice sending Kirk away?

Probably. But the right one? *」

我狠心将临盆的他送上瓦肯科学院的实验台而不是SAMT温暖的医疗舱,我看着白色大门在我眼前关上,他动了动嘴唇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我听不见他无力的气音。后来SAMT手持重型武器闯了进来,一路上造成了多大的伤亡我不想理会,在看见他们的白衣的那刻我是庆幸的,他们终于是带着人性阻止了我。

我被外交官狠狠甩了一个巴掌,脸上灼热的痛感让我感觉我还活着,又或者说把我从麻木中打清醒了。她抢过重枪轰开大门,把科学家的动作打断了,锋利冰冷的刀还没落下,幸好。

医官没有责骂,压抑着愤怒的话语让我无从应答,对我就是疯了,才会把他送到这里来。我才会不顾他的痛楚和眼泪,把他放到冰冷的实验台,留他一个人面对那些刀具器械。


「那个孩子,汲取了母体最大的营养,他很健康也很漂亮。我该感谢这份礼物,也感谢那头和他一样的金发,耀眼温柔也更像人类。」

他还是无法避免大出血,他们的介入及时地挽救了他的性命,可是能熬多久没人知道。SAMT把外交官当初那句possible贯彻到极致,生下孩子的和平鸽不再有任何阻挠,他被他们接回了船上,进行二十四小时的治疗。


「放我走吧!反正我也不属于这里,你也不爱我,现在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了。

为什么……你还不能放手呢?

我……

求你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他的家乡有着高山河流,山谷大海,麦田蓝天。他千里迢迢来到这个只有沙漠炎阳的地方,为了他的母亲,为了他的民族和人民。他本可以自私却让我看到了人类温柔的一面,原来我才是最自私的,我把他禁锢在我的悔恨里,把他束缚在我的爱里。


「Farewell.」

飞船停在瓦肯的岩石高地,那里有瓦肯搭出来的停靠平台,那个孩子和外交官同来,她们说他想要见我。她们神情出卖了紧闭的嘴巴,努力似乎是奏效的,但却无法让他重生。我甚至不需要问她们情况是否很糟糕,我明白的,他已经比其他陨落的和平鸽幸运太多。

他声音沙哑,说要和我单独谈谈,再众人走后却提出想要出去。看着他再次扬起的笑脸我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我把他搂在怀里,扶了出去。然后他挣脱了我的怀抱,独自一人站到了崖边,他说瓦肯还是很漂亮的,想要多看几眼怕会忘了。

他终于肯乖乖穿着瓦肯的长袍,他和Amanda一样头上裹着深色的纱巾,身形瘦削。恍惚中我似乎看见了Amanda站在那个悬崖边上,回头看着我笑。而后我看见他蓝眼睛里的眼泪,它们争先恐后地从涌出滑落,他说的话我没有听清,只知道他往后坠落。我冲上前,妄图抓住他哪怕是一片衣角。

深色的纱巾没有随他坠落,他带着释然的笑和眼泪下落,嘴唇微张。我看着我的太阳陨落,带走了我眼里最后的一丝光芒,而这次我终于知道他想要告诉我什么。高山的浓雾把人影吞噬,无声无息,我甚至不知道他的下落是否到底,又或者他是否还有些许生还的希望。



“父亲我可以去…”
“嘘,你父亲在冥想。爷爷陪你去怎么样?”
“好啊。”

讲话声和脚步声越来越小,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帮我把孩子哄走了。我摩挲着手里的录像,那只有短短数十秒的影像被我反复看了上千万遍。原来,他也已经离开了将近十年了。而我也将要离开这个故乡,去往他的故乡,去接触和他一样的人。


「"He's beautiful, isn't he?"
"Such an elfin."
"Hey, sweetie. Daddy's here."
"I love you. I love you more and most."
"Please remember me and forgive me."」


——————————————————
* 出自星际迷航电影第一部的台词,摘抄自YouTube同人剪辑视频 Ship in the night
传送门→ https://youtu.be/HUzuxrsUZm0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