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又开始描写其他人的我(捂脸)第一部分真的就要结束了,生完就结束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生(噗)满脑子都是年幼Chekhov的样子,毛子真的都挺好看的,人在外国这么些时间,毛子和金发的都是外国人里面上等好看的一群了



PART Ⅰ  Doves and Peace

Chapter 8


Vulcan · Vulcan Science Academy

"Speak your mind Spock."
"That would be unwise."
"What is necessary is never unwise."
"I am as conflicted as I once was as a child." *

Spock背对父亲,静静地站在透着光亮的悬浮屏幕前,他此刻并不是很想和父亲谈论这些问题。Sarek没有给儿子逃避的机会,他走近隐忍的年轻人,站到他跟前。

"Emotions run deep within our race."
"Spock. You are fully capable of deciding your own destiny. "
"The question you face is which path will you choose." *

他很想开口问Sarek,为什么会和一个人类结合,但是这样的场合似乎不太合适,Sarek背着手,似乎并不意外。

"At the time, it seemed the logical thing to do."*
“只是因为这样吗,父亲?”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理解成,我娶她是因为我爱她。”
“It sounds like human.”

Spock知道父亲是有回家的,自从那晚争吵之后他就一直待在科学院没有回去,Sarek反而像是没有受到影响一样往返两处探望两个孩子。

Jim是躲闪的,Spock是沉默的,太过年轻导致他们情感的表达都有点问题。人类的情感不敢外放,带着对他浓浓的愧疚感。而他的儿子,则是因为要控制自己情感不外放,造成了目前的状况。Sarek看在眼里却说不出口,他不知道怎么安慰Jim也不知道怎么开解他儿子,他头一次那么想要学习Amanda平日的做法。

想到亡妻,Sarek也沉默了,他眼看着女人的逝去毫无办法,他甚至没有在最后一刻飞奔过去。父子俩各怀心事,在公式化的道别后分开,Spock不愿意回家Sarek也不好逼迫他。

“你应该回去看看他。”



Vulcan · SAMT

飞船里众人激烈争论,作为小孩子的Chekhov默默地捧着游戏机坐到传送室去。坐在Scott椅子上的他盯着监控,观望着一群大人的战争。

一群人争论半天都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为首的医官和外交官气鼓鼓地别过脸,一副我很想和你吵架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了的样子。

Uhura的观点是怀柔政策,一边跟瓦肯周旋一边照顾Jim;McCoy的观点就是把Jim接到身边,万一有什么事还能及时施以援手;坐在边上的Sulu和Scott则是中立。在Chekhov看来,明明很简单的一个照顾人的问题,他们非要争得面红耳赤还没有结果,直接两个折中不就好了多简单啊。

“halo?”
“Scotty我想…嗯?Chekhov?”
“Aye aye.”

电话那头的男音略微沙哑,在听到接电话的是小朋友的时候像是松了口气,静了几十秒后换上较为轻快的声音,向小朋友拜托他们来看看他。

“我可以去!”

Chekhov带着俄语口音的英语打断他们的对话,四个大人齐刷刷转头看他,小朋友有点虚,但还是拍拍自己小胸脯表示自己可以去陪脆弱的孕夫。

Scott和Sulu向他投来看向天神的目光,他们快速向他靠拢,一左一右搭他肩膀。

“就决定是他了。”
“小孩子和小动物都有治愈的效果!”

医官抬手捏了捏自己眉心,摆摆手就答应了,并开始布置任务。

“那么从今天开始,Nyota和Chekhov负责去照顾Jimbo。Nyota负责日常记录和生活饮食,Chekhov…陪玩就好了。Scott你负责接送,人和药物,Sulu你和他交替着来。定期检查的时候,每个人都要来给我帮忙,OK?”
“Yes sir.”

Chekhov给Jim带去了地球的游戏机,录音带,还有零食,当小朋友和好姊妹一起出现的时候,Jim承认他有被惊喜到了。

年仅七岁的小神童仿佛把童年都搬到了Jim的身边,刚一出现就冲过去抱住Jim,小脸蹭在肚子上,抬头给了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孩子瞬间就被小孩子感染了,露出了近一个月来第一个笑容,他伸手回抱,搂着Chekhov坐到沙发上。

Uhura也在旁边沙发上落座,她优雅地翘着腿,神情温柔地看着一大一小。Jim被逗得呵呵笑,同样毛茸茸的金发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小秘密。过后Chekhov奶声奶气地说自己要去倒水喝,Jim拍拍他小屁股,指着厨房告诉他不够高可以搬板凳。

“谢谢你Nita。”
“谢我什么,逗你开心的是Chekhov。”
“我以为我都不能见你们了。”
“本来是不行的,可是瓦肯没理由拒绝无害的女人和孩子。”
“听说你们为我吵架了。”
“还是谢谢Chekhov吧,我们当时都急昏了头,是他让我们冷静下来,找到折中的好办法。”

日后的每天,Jim睁眼就能看到她们,睡着了她们才离开,Chekhov很好的弥补了孕夫内心的空虚。随着月份的增大,Jim的肚子也慢慢显怀,被Scott吐槽像个小胖子,Jim气得暴跳如雷,在Sulu帮助下把Scott摁在沙发上打。

他们都觉得Jim似乎重新开心起来了,只有Jim自己知道,他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只有快黎明时才能眯一会儿。除了生理上的不适更加多是精神上的折磨,他不再能感受到对方,也开始夜夜噩梦。

Jim因为自己藏得很好,但还是被Chekhov发现了,那天Uhura把他送来之后匆匆离开,Sulu载着她往瓦肯科学院去了。Jim和他闹了一早上累了,在小朋友给Scott打电话要午餐的时候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等他一头冷汗地惊醒时,他头枕正在Chekhov腿上,那只小手一遍一遍摸着他的头。

“我很抱歉…”
“你很难受吧。”
“不要告诉bones他们好吗?”

Chekhov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用行动回答了对方,这成了他们之间的小秘密。Uhura也奇怪,这小崽子居然主动要留下陪孕夫睡觉而不是回船上打游戏,她就不在一天仿佛错过了一个世纪。

小孩子日复一日的陪伴让Jim的情绪稳定了很多,晚上也能睡上一段时间了,即便如此他仍然浅眠,一点小小的响动都会惊醒。对上月光下Chekhov熟睡的小脸,Jim又莫名心安,伸手搂过可爱的小卷毛,Jim选择闭上眼睛重新入睡。

钥匙的响动让他再次睁开眼睛,不同于Sarek扭钥匙的力度,那是陌生的感觉。而且Sarek也不会在半夜回来,他一般都是在下午过来,Jim看着Chekhov把拿着食材的父亲迎进门,再吭哧吭哧地帮忙把东西拎进厨房。Sarek会和他聊天,关心他最近的情况,还会给他煮汤。第一次煮的时候还向Jim表达歉意,说是只会煮汤也不会别的,说得Jim又觉得好笑又是心酸。他起身拥抱了不善表达的瓦肯父亲,感谢他为他做的事情。

异样的响动让Jim止不住的冒冷汗,他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他无法入睡,硬是睁眼到天亮。而这样的异动持续了很多天,久到Jim都开始适应能够重新开始入睡了。

他有尝试着问Uhura早上过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人,Uhura一脸你小子是不是睡傻了的样子看着他,直到Jim不放弃地再问了几遍,外交官才发现事有蹊跷。

“Jimmy你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叫Scott过来装个监控,连到我们船上的监控设备。”

眼看着Uhura要给McCoy报备了,Jim眼疾手快抢下通讯电话,笑眯眯地表示不用这么麻烦,应该是自己心理作用,睡得不太好而已。外交官狐疑地看着孕夫,装监控的事情只好作罢,又找来Chekhov叮嘱他晚上要把人守好了,别出什么岔子才离开。

当Spock像往常那样悄悄打开房门,床上睡着的一大一小呼吸平稳,大的还搂着小的。Spock默默地关门回到楼下,准备继续他日常所做的冥想,却不料那个小的竟是神色清醒地下了楼,眼神里是不属于那个年纪的冷静和锐利。

小孩子把那根银链扔到Spock旁边,稚嫩的童音带着孩子的天真,说的话却一点都不像天真的孩子。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呢Mr. Spock ?”
“啊,对了我睡了你的位置,不好意思呢。”
“Jimmy睡得不太好,我陪他陪了好久了。”
“你都不知道他每晚都会做噩梦,每天只能睡上那么几小时。”
“哎呀,我都忘了,你怎么会知道呢?”

Chekhov换下那副孩子的模样,超过同龄人的成熟显露出来,仍然是那把童音,指责别人的漂亮话可一点都不比外交官差。

“你根本就不关心他。”
“他月份大了,脚肿了,每天都要Scotty或者Sulu给他按摩。”
“他需要运动,每天不是Nita就是我牵着他在院子里走。”
“而你所做的,不过是拿根记忆金属困住他。”
“我们希望你可以放手。”
“在小宝宝出生后。”

Spock刚想说什么,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慌乱而匆忙。Jim半夜醒来发现身旁小孩子不见了,外套都没穿准备下楼找。

“Chekhov——”
“Aye!我只是渴了!”

得到回应脚步声停在楼梯口,没有要下楼的迹象,Chekhov拿起桌边的水杯倒了水,转身往楼上去。

“我希望你能理解,那么晚安Mr. Spock。”
“那是不可能的。”

上楼的脚步略有停顿,再重新往上,Spock知道Chekhov一定听到了那句自己低声说的话,而明天SAMT小组的人都会知道。

Chekhov在楼梯口遇到了Jim,他自觉过去牵起他的手往房间走,Jim的神情平静,完全不像刚刚听上去那样。

“Jimmy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
“对不起!我只是…”
“不,谢谢你Chekhov。”


月份将近,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生怕磕着碰着出了什么问题,出于安全考虑,Uhura去科学院找了Spock,表示希望他可以陪同,让Jim到SAMT的飞船上去。

“为什么外交官?”
“他一直是由我们护理的,现在日子将近,我们当然想要确保安全。”
“我很确定瓦肯科学院也能确保他的安全。”

外交官眼里已经有了怒意,事后对方不明朗的态度以及Sulu和Chekhov所描述的对话,都让他们感到愤怒,这个人到底是将Jim放在什么位置,真的仅仅是公事公办吗?深呼吸过后,外交官走近Spock,并抬手按在他肩膀上,露出人类女性所有的温柔面孔。

“我们SAMT将会接管接下来的护理和分娩工作,如果瓦肯方面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同意你们的科研人员进入产室观察和记录数据信息。”
“我们要保证最大的存活率,不仅仅是孩子,还有母体。毕竟这是个,那个词怎么说?”

Uhura往后退些,双手抱胸站定。

“哦对,九死一生。九死一生的事情。”
“据目前数据而言,Miss Uhura。你所说的九死一生,并没有幸存的‘一’,而是全部死亡。不是因为难产,就是产后大出血,又或者是器官衰竭,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幸免。”

Uhura耸耸肩,给了一个谈判时的公式化微笑。

"Well. Let's make it possible. It's not a asking, Mr. Spock."
"Jim is not only an experiment, also our friend. We will not let him die for it. We won't give him up. Also, we want to remind you, Mr. Spock. We will not let you hurt him either."
"If you don't care about him, just don't. We will take care of him."

Uhura直视他的眼神里有失望,有不解,也有无奈。穿着白裙的人类女性转身离去,她的长发高束,辫子甩出一个弧度。

"He is the son of heroes, a young hero of the Earth. He would never be the sinner of your blame."


——————————————————
* 出自星际迷航电影第一部的台词,摘抄自YouTube同人剪辑视频 Ship in the night
传送门→ https://youtu.be/HUzuxrsUZm0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