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蠢lo碎碎念:老骨头是很心疼Jimbo的,大刀对不起大家,下一章也是大刀



PART Ⅰ Pigeons and Peace

Chapter 6


「安逸,永远都是暴风雨的前兆。」


“No!!!!”

Jim挣扎着醒来,满头的汗水混着眼泪,人类猩红的血液反复溅在眼前,他看见瘦弱的躯体犹如破碎的布偶那样落下,重重地倒在他跟前,世界瞬间崩塌。

那是挥之不去的梦魇,是横在他们中间的沟壑,也是午夜梦回时的悲鸣。可是他每每惊醒都不会再有他,人类望着空荡荡的床铺,双手捂住眼睛,哽咽的笑声一点都不好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到底还在期望什么。”
“他不爱你,他恨你,恨不得杀掉你啊。”
“让我走吧,Spock。让我走吧,留着我只会让你更愤怒,更痛苦。”
“放我走吧。”

人类的哀哭和悲鸣回荡在午夜的房间里,他纤细瘦削的脚腕上系着一根长银链,在月光下折射出冰冷的光。

在人类看不到的地方,瓦肯人靠坐在房门外的走廊上,他神色痛苦,眸子里溢满了心疼和哀伤。


「我不想伤害你,可我却无法原谅你。」

“可能我是无法原谅我自己吧…”




Vulcan· War of Rebellion

瓦肯当时政治分为两派,一为主张和平的左派,另一方则是持反对意见的右派。左派是Sarek大使所在的长老会,右派则是年轻人所支持的新政党,为首的是来自与他们同源的另一氏族Romulan的Nero。当初和平协议的签订遭到了右派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现在的瓦肯足够强大,并不需要和弱势的地球签订盟约,最后却因为票数低于左派而不得不作罢。

“你们会为此后悔的。你们的家族也会为此后悔的。”

Nero神色阴狠,撂下狠话便带人离开,Sarek当时的内心涌起一丝不安,但Nero后来并没有什么行动就让大家把这件事情渐渐忘记了。而生活就像是温水煮青蛙,虽不会在刹那间致命,随着时间推移,就会在无形之中夺命。

而如今的瓦肯就受到了这种无声无息的致命打击。首当其冲的就是拥有人类的Sarek大使一家,当Nero的反叛军拎着重型武器闯入时,Amanda正和Jim在楼上试换衣服。在听到楼下的嘈杂声时,Amanda瞬间的警觉和严肃让Jim变得紧张,不自觉地护住了自己的腹部。平日里温柔的女人瞬间变了个样,她按着门边的房屋监视器关闭了上层楼房的出入口,转身就把Jim以最快的速度藏起来,并从Spock的床底下扯出一把机枪,面对房门口。

“嘘…Jimmy保护住自己,不要出声。”

女人的声音很轻,但却很有力量,她似乎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看上去柔弱的手臂端起机枪来毫不含糊,就像是Jim记忆里的Winona,年轻的健康的保护自己的母亲。


「我以为我们都不会有事,可是他们突破了房屋的安保系统:我以为就算被抓了也是当人质用,可是他们居然想要我的孩子;我以为镇压军到了就安全了,可是我看见Amanda倒下了。」


重型武器轰开一个入口,安保系统全面损毁,Nero带着人一步步靠近那扇门,开门的瞬间便进入人类的激光型武器的射程。Nero何其狠辣,用自己人作为挡箭牌,成功缴下Amanda,他扯着女人的头发,高声呼喊“和平鸽”的名字,他知道人类的心软和脆弱,他会乖乖现身。

“放开她,我在这里。”

作为“和平鸽”的他不能接触任何武器,他救不下Amanda也逃不了,与其看着对方折磨Amanda还不如自己现身。

“哈,人类就是容易心软。”
"Weakness."

反叛军故意挑衅,把人质们带到了被他们所占领的议会地点,那里不仅仅有Amanda和Jim,还有一些其他左派官员的妻儿。瓦肯人是冷静的,即使她们眼里都有惧意,也没有哭哭啼啼一片哀嚎。Jim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失望,这样子谁知道他们被抓到这里。

“你,地球人,我知道你怀孕了,把孩子给我放你一条生路。”

Nero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Jim感到反胃,他护住自己的肚子,一脸愤怒地拒绝回应。对方讥笑一声,走近蹲下掐住了他的脖子。

“哼,我劝你乖乖听话。我可不是什么瓦肯人,我没有理智的,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
“Do your dream, asshole.”
“You'll see. And you will regret.”

反叛军首领把他甩下,外面突然进来了一些看似医护人员的人,他把人类抓起来摁上会议桌。Jim不傻,在他们碰到他之后死命挣扎,这群疯子估计是想把他生剖,不带麻药的直接意义上的生剖。先不说孩子怎么样,他这个大的都未必能活下来,Nero这是要直接撕毁和平协议,和所有人撕破脸皮。

“你杀了他也没用,地球不会为了一个人和瓦肯开战。”

Amanda脸上身上都有伤,她皱着眉坐起身,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听清。Nero挥手让人停下,转头看向人质群中的另一个人类,他很好奇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语。

“你这样做也不过是对地球对瓦肯的挑衅,一个幼稚的挑衅。”

年轻的反叛军首领被激怒,他甩手给了女人一巴掌,力道之大让人眩晕。Amanda晃了晃头,抬手抹去唇边血迹,看向Nero一字一句地把话说完。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掌权,为什么不杀了右派的官员?杀死老派的瓦肯人,这样你就能带着你们罗慕兰人成功上位了。同样的,处于中立派的瓦肯人民和罗慕兰人民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毕竟不管掌权者是谁生活都还是一样继续。”
“哈!这就是地球人,这就是毫不在乎的地球言论:‘不管掌权者是谁生活都还是一样继续’。你们听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丈夫父亲所坚持的东西!和平协议?那就是一张废纸。”

Nero大笑着嘲弄着和平协议的存在意义和做法的愚蠢,在那群面露惧意的瓦肯妇孺面前举起了武器。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杀死了保护他们的母亲,在受伤的母亲怀里抢走她们的孩子,狠毒的殴打折磨,这是对心灵感应种族更大的伤害。

被禁锢在桌上的人类眼泛泪光,那种痛苦仅仅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无法承受,他闭上眼睛别开目光,可是耳边嘶哑的哀鸣却无法停下。

“看不下去了吗?人类是那么的脆弱,他们却能为了所谓种族的未来狠心改造他们的同胞,然后再将他们送往不同的星球。告诉我Kirk,到底是什么能让你为此而牺牲。”

Jim闭口不言,连眼神都不愿意给他一个,气得Nero扯着那头金发迫使他睁眼。那双被泪水湿润的蓝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和悲伤,它们狠狠地瞪着他,替主人控诉着不满。

"Tell me. What makes you choose to die for it?"
"You will never know. Never."
"But I know why he loves you."

Nero残忍地笑着向Jim伸出手,指尖划过人类本能闭起的双眼,似乎找到了一个新的玩法。

“都说人类的眼睛是他们心灵的窗户,既然你不是我所认为的人类,那即使关上了窗户你也一样是美好的。”

这下Jim也算是完全明白了,Nero不仅仅是为了报仇,更多是借此折磨伤害更多的人,他要争一口气,更要争那一席之地。那不是对和平协议的挑衅,那只是他想要去满足自己的暴戾,想要所有人都陷入比他还痛苦的境地。

身体永远比一切诚实,感受到冰冷刀具的靠近,眼睛不可抑制地流出更多的眼泪。人类再坚强又如何,他们的身体仍然脆弱不堪,没有再生的可能。

就在下一秒,刀具撤离了危险范围,Jim也被整个人抓起来,他被罗慕兰人用锁喉的方式禁锢在身前,面对着闯入会议地点的左派军队。

“放开他,不然她们就没命了。”

只见Uhura和Scott一人一个抓着罗慕兰人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手里都拿着相位枪。枪口现出红光,那是人类武器的击杀模式。McCoy手持一把重型武器,比之前Amanda所拿的更大,枪口同样对着那对罗慕兰母子。

“我可不是瓦肯人,疯起来什么外星人都杀。”

医官平日里拿手术刀的手稳稳当当地托着枪,神色冷厉地盯着反叛者,手指毫不含糊地扣在扳机上。

“人类!卑鄙。”
“谢谢,你也没好到哪去。”

Scott啐了一口,翻着白眼怼回去,手下抓着那个孩子没轻没重,疼痛和恐惧让小孩子哭叫出声,Nero神色出现几分动摇。

“虽然抓了你的妻儿很卑鄙,但我们也是讲道理的。你把那两个人类还给我们,我们就把你的妻儿还给你。”

Uhura没有用星际通用语,而是选择用罗慕兰语说出这段话,她不能让人在这样的形势下通过她的话误会地球,同时也要让罗慕兰人放下戒心。

女外交官镇定的神色和熟悉的语言让反叛军停下了躁动,他们看向自己的首领,等待着他发号施令。Nero看向自己的妻子儿子,内心焦躁不已,他不可以就这样放弃,更不能放任着他们死去。

“你知道如果我放弃会有什么后果,我们将会被流放,永远都不能回到自己的家园。”
“那是你们应负的代价。”
“也是那些失去丈夫父亲的罗慕兰家庭应负的代价吗?”

外交官沉默了,的确他说的话没错,当反叛军被流放,他们的妻儿们都将承受丧失庇护者的代价,那不是他们应该承受的。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Nero的妻子突然挣脱了Uhura的控制,抓住外交官的手扣动了扳机,孩子的尖叫瞬间传遍了整个空间。身影向后倒去,被扔下人类冲过来的Nero稳稳接住,那个选择自我毁灭的罗慕兰女人看向自己的丈夫,嘴唇微动。Nero眼中的杀意顿起,与此同时Uhura也读出了女人的唇语。

“你将无所畏惧。”

SAMT众人不再犹豫,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反叛军攻击,一片混战中Amanda拉着Jim和其余还活着的瓦肯人躲了起来。也幸亏会议地点是在瓦肯的岩洞里,到处都是可以作为遮蔽的岩石,他们抱着头躲避,没人知道混战过后谁是胜方。

Jim应该感谢属于他的医疗小组不仅仅只是医疗小组,他们护理能力是速成的,但战斗能力却是日积月累的。瓦肯军看见这队人类一手一个反叛军完全不带停的,终于意识到人类原来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种族,他们之中拿着冷兵器的人类冲上去和Nero缠斗,刀刃和护甲碰撞发出响声。

Nero在颤抖之中败下阵来,他的手脚身体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割伤,他被压着跪在地上,看着瓦肯军清点现在生还人数。

Jim扶着Amanda从岩石后面绕出来,脸上虽然有些瘀伤但并没有什么大碍,反而Amanda看上去伤的比较厉害,半边脸都是肿的,长袍破损手脚都有擦伤。

Spock和父亲跟在军队后面,还没来得及上前就看到了让他们痛心的一幕。鲜血染红了视线,耳朵只能听见倒地的闷响,Jim错愕又茫然,脸上沾了温热的血。

Nero被当场击毙,医官对着他的太阳穴来了一枪,那个孩子扑倒在父母被放置在一起的尸体上痛哭,医官也没犹豫抬手补了一枪。

那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藏下了一把小型武器,在吵闹着接近父亲后便递给了他,Nero冲撞开士兵,向人类开了一枪。

“No!”

在Uhura的惊叫声中,Amanda背过身挡下了致命的一枪,那一枪穿透了她的身体,从心脏挤压出的鲜血滚烫,灼烧在Jim的脸庞。他被吓得不会哭叫,抱住下落的Amanda坐到了地上。

直至Scott冲过来把他架开,他才茫然地落下泪来,他再一次失去了母亲,而这次她还是为他而死,死在了他的眼前。


「后来为了给瓦肯一个交代,也为了给星际联邦一个交代,Jim被禁足了。所在瓦肯的SAMT公布了“和平鸽”已经怀孕的消息,暂时转移了多方视线。反叛战役源起和平协议,更是在“和平鸽”到来后到达顶峰,造成了那样重大的伤亡,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这个事件,只是后来我们也不能轻易去探望Jim,除了例行的身体检查。」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