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Spirk】和平鸽

又名Everybody Knows


来自蠢lo:宛如流水账,辣鸡作业让我不能好好码字,脑子填满了刀子,日啊




PART Ⅰ Pigeons and Peace

Chapter 5

「我知道人各有命,也知道生老病死时光常态。可是人太愚蠢,总想追求那么一线生机。」


在Jim到达瓦肯的第三个月,他的特殊医疗小组也开始动身启程,当第一位“和平鸽”传来喜讯,所有医疗小组都应该到位了。

而Jim的小组有些特殊,他们不仅是最晚到达“和平鸽”身边的,更是个个特别。按常理来说,小组应该由医官带队,然后一整组都是医护人员。但是这一组由外交官员带队,医官为核心人物,其他人都只是三个月速成医疗护理的知识到临床实战,可以说是完全让人害怕。

“…Whoa!”
“怎么了Jimmy?”

Jim边笑边摇摇头,开始阅读小组的资料,不出意外的话,他能绝对肯定这是谁组的队,又是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允许。

SAMT,全称是Special Assistance and Medical Teams,是隶属星际联邦的一个秘密部门,专门负责“和平鸽”项目。所属这个部门的医护人员们手握着所有实验体的数据资料,因此也被派到各个星球做进一步的观察研究,以达到资料的完善,用以日后的研究和数据分析。

Jim现在想的就是和老朋友再见上一面,结果打开人员资料档案差点没笑岔气。Pike为了自己连什么推荐信都用上了,远在几个星系外还狂刷存在感,很可以了。

“Nyota Uhura. 隶属星际联邦外交部,SAMT组长,负责此次行动所有事宜。”

「哈,凶巴巴的外星语老师!大我两届的老女人LOL」

“Leonard McCoy. 隶属星际联邦医疗部,SAMT首席医官,负责‘和平鸽’项目资料采集与诊治护理。 ”

「bones也来了?噗,这下要被老母鸡烦死咯。」

“Montgomery Scott. 隶属星际联邦机修部,SAMT护理人员,负责机组维修事宜。”

「哇哦,Scotty也来了,怕不是开了架装满酒的宇宙大飞船来。」

“Hikaru Sulu. 隶属星际联邦航空部,SMAT护理人员,负责飞船驾驶与操控。 ”

「这不是飞艇驾驶课同学?挥舞大砍刀的亚洲人!」

“Pavel Chekhov. 联邦星舰学院在读学生,主机修专业副修生物科技专业,‘和平鸽’项目实习生,随船学习。”

「等等?!这不是实验室那个可爱的小毛子,居然也来了??」


Jim看完简直是目瞪口呆,一个劲儿吐槽Pike可能是老年痴呆了,居然用推荐信送了这样一批人过来。虽然他们专业水平都很强,但是他们基本都不是医科的,说是护理人员更像是组队干架的,Jim觉得自己凉透了。

SMAT的飞船在瓦肯炎热的下午抵达,Jim本来说是要去迎接的,瓦肯的天气让他打了退堂鼓。反正bones也要来见自己,索性就扔给Spock自己在家睡觉,等他再醒,手臂贴上一个冰凉的东西,睁眼对上McCoy的招牌表情。

“Bones!Bones!Easy!”

在Jim惊慌失措的喊声中,医官冷漠地把抽血针筒戳进去,再拔出止血,熟练的动作行云流水完全不顾Jim痛苦的表情。

“你小子活的挺滋润啊,都胖了一圈了!你看你这个脸,其他怀孕的鸽子都没你胖。”
“哇bones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啊,我哪里胖了明明还很帅好不好。现在要是出去勾搭一圈肯定满手妞!”

在Jim哼哼唧唧耍嘴皮子的时候,Scott拿着一些吃的过来,听到之后故意大声在门口喊。

“哇哦!Jimbo你要去bar找妞啊?我还不知道瓦肯有bar呢,什么时候你带上我啊!”

Jim马上就能感觉到精神链接对面发出的不悦,他跳下床扑过去捂住Scott的嘴,那双蓝眼睛狠狠瞪着他。

“你闭嘴Scotty,你想害死我吗!”

两位娘家人爆发出巨大的嘲笑声,Jim又羞又气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在僵持之际Spock上楼,把夹在McCoy和Scott中间的伴侣解救出来。

“各位辛苦了,我的母亲为大家准备了晚餐,请下楼品尝吧。”

两个老油条都是识时务者,也就顺着台阶下了,几十秒内撤离战场,留下他们可爱的Jimbo面对他男人。

“你你你别听他们胡说!”

Spock抱住他啃了口,唇瓣上留下一个红印子,Jim不敢咬回去,怕对方生气。

“我当然不会,这是不合逻辑的。”
“真的?”
“毕竟瓦肯,没有bar。”

Jim被搂着下楼,然后突然觉得自己被男人和娘家人给耍了,当猴耍那种。


过后几天等全队都安置好了,他们派人把Jim带去飞船上检查,各项指标正常,身体状况很好,而令人惊喜的事也发生了。

“Jimbo.”

Jim从床上坐起正系着衣带,听到医官喊他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下一秒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

“你怀孕了。”

门外传来大家的欢呼,Uhura第一个冲进来狠狠抱住了Jim,那个被喜悦冲昏头而愣住的金发小子,很快就要当父亲了。他会亲自孕育那个承载了两个种族和平希望的孩子,他能成功地救下妈妈,也会收获另一个更加美满的家庭,他极大的喜悦传至伴侣的精神世界,得到更强烈的回应。

医官也是笑着的,但笑意并没有直达眼底,反而被浓浓的担忧所取代,他知道这条路未必就这么简单。作为当初跟在博士旁边看实验的唯一学生,McCoy深知其危险系数多高,他也深深记得他的教授对着冷冻仓群所说的话。

“至强至弱,生死有命。”

医官看向被同伴簇拥的老友,强迫自己清醒,露出笑容加入他们的欢笑和拥抱。他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让好友死去,即使是残忍地让他孤独活着,也不能让那个孩子夺走他的性命,也这是他组成这个队伍的原因。

他爱他,他们也都爱他,他们与他都是老相识,他们是若即若离的小团体,但是他们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的缺失。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