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Spirk】和平鸽

又名 Everybody Knows

私设如山,ooc

大纲


PART Ⅰ Pigeons and Peace

Chapter 1

关于那段过往,其实Jim本能的不愿意再提,可是他总会梦到温柔的母亲和漂亮的小精灵,她们是他在那颗外星球上最美好的回忆。

那段故事也将娓娓道来。



Ten Years Ago · Earth

“实验体07生命体征正常,各项指标正常。”
“还有无任何过敏反应?”
“No, Dr.”
“把他放进冷冻仓吧,他是时候启程了。”
……

他其实是有意识的,他知道自己身上多了什么,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那份合同是他自己签署的,合同上也写明“如有意外,本人负责”。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必须去做,为了母亲。


「我叫 James Tiberius Kirk。我的父亲是George Kirk,一个星舰军官,准确点来说是为了那艘所谓的破船死掉的男人,丢下孤儿寡母就这样“光荣牺牲”的英雄人物。他们说他是为了和平才牺牲的英雄,只有我和母亲知道,这个家庭没了他会变得多么艰辛。

不得不说,我还是很想他的,也很爱他。只是从小父爱的缺失让我变得有些叛逆,好吧不止有些,是很叛逆。母亲其实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因为我的生日就是老头子的祭日,母亲就不愿意和我过生日了。其实也没差,我也不喜欢过,奶油蛋糕和生日蜡烛,没有也可以。

后来,她就回到天上去了,不是死了,是回去工作。她宁愿上太空,回到她丈夫死去的地方工作,也不愿意在家里看她的儿子。

Such a cruel woman, isn't she?

然后她就生病了,病的很重,我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搞成这样的。等我收到军部医院通知,被接到她病床前我才发现,原来她也已经老了,而且病倒了。」


“你好点了吗?还疼不疼?”

Jim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问着,手上还削着苹果。病床上虚弱的女人摇摇头,露出一个可以说是惨兮兮的笑容。

“不用担心我。”
“别笑了,丑。喏,吃苹果。”

女人又摇摇头,示意想喝水。Jim叼住苹果,给女人递了杯水,还细心地扶了吸管。或许是水润了喉咙,女人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些,看向自己身旁的大男孩的目光又柔和不少。

“Jimmy…”
“吧唧吧唧)什么?”

男孩咀嚼着食物,含糊不清地回应着。

“答应妈妈一件事。”
“嗦。”
“不要答应军方任何的交易。”
“???”

男孩的目光闪烁起来,但还是尽力露出一副无辜又迷惑的神情,母亲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想什么,她伸手拉过儿子的手,像是要花光力气地握紧。

“我和我的丈夫已经为了这个星球付出了几乎一切,我们的孩子绝不能沦为军方的筹码。不要拿什么和平、英雄做借口,那是给死人的殊荣,不是活人。”

门外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这是病重的母亲最后的力量。

“妈妈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实验室的白老鼠,你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不要为了妈妈而答应那些奇奇怪怪的交易,不值得。”
“可我只有一个妈妈了。”
“You deserve better, Jimmy. You deserve more.”


「然后,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妈妈了。」


母亲再次陷入昏迷后,Jim答应了地球军方的提供的方案,他自愿加入那个计划,条件是他们要无条件的治疗他的母亲,尽力让她痊愈,即使可能性不大。


「Maybe you are right, mother. But I only have you. To cure you it's the only thing I can do. So I make a deal with them, I need them to take care of you. I'm sorry. I love you, mother.」


长达十八个月的改造,地球当时最先进的医学、生物科学都投注在他们身上,他们将成为计划的核心——“和平鸽”。

他们变得比普通人类强,身体素质是人类的几倍,能够轻易适应外星的生活,那也就意味着他们不会那么容易的被折腾死,能够承受外星种族各种意义上的攻击。


「你们其实不明白,“和平鸽”真正的意义不是在于培养出强悍的二代人,而是在于强悍的下一代人。顾名思义,“和平鸽”不论男女,都有繁衍后代的能力。」


“和平鸽”是作为母体被培养制造的,他们都是一群17到23岁的年轻人,他们健康且漂亮,而且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和军方达成协议的,这场交易可以说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

Jim是他们之中最好看的了,金发碧眼,18岁的年纪,正是最璀璨的时候。主负责人看的时候都不忍心下手,这样的孩子更应该出现在星舰的学院里,而不是躺在冰冷的实验台上,成为计划的牺牲品。

期间那个男孩醒过,他侧了侧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动手吧,Dr.”

当一切完成,观察期也结束了,博士亲手把这个孩子送进冷冻仓,什么“和平鸽”,那都是被硬生生折断翅膀的雏鹰啊!博士于心不忍,剩下的孩子们交给了其他人,拿着一叠报告离开了实验室。

“和平鸽”计划正式启动,也成了十年前最痛苦的噩梦。而至后来“和平鸽”尽数陨落,当年的人也仅剩他一人,终日被这个秘密计划所折磨,也被与亲人的分别所折磨。


「可我忘不了我的小精灵。那种血脉的相连让我无法真正地从记忆里抽身,也让我永远的为这个曾经的秘密而痛苦。」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