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韩沉谢南翔×杨修贤】花花蝴蝶

主沉贤隐南贤

预警‼️‼️‼️

灵感来自吻得太逼真(酷爱)

垃圾车作者诚邀上车




我混迹风月,看过了太多灯红酒绿,那道彩虹酒龙骗倒了多少人,我也就飞了多少遍。喂,今天的你向我走来了吗?



1.

“喂,你跟了我一整晚了吧?”


那个在他家酒吧里踩点踩了一晚上的男人,现在正被他堵在了转角位,杨修贤抬头看了一眼上头的监控,勾着嘴角把人推到了盲点位。


男人和他身量相当,黑色衬衣修身长裤,看似单薄的很实则不然。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手下肌肉,脱开一定十分养眼。他咸甜不忌,更是胆大地凑近了男人的颈边,放轻的呼吸就打在常人皆为敏感的颈部肌肤。男人似乎没见过这样放肆的举动,身体有了片刻的僵硬,这也给了他机会。


“哇哦,手铐?原来是阿sir吗?”

“警察叔叔,你要抓我吗?”




2.

他是被警察先生扔到画室的沙发上的,男人的衬衫领子被他扯开,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锁骨,他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瘦力气却要大得多了,杨修贤有些懊恼为什么当初不买更软更大一点的沙发。


“Have you ever been handcuffed?”

“Sexually or by law enforcement?”


男人低沉着嗓音吐出一句英语,作为艺术家自然也不会缺失这方面的语言教育,被热气熏红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对方,把对方的威胁转换成了一段情调十足的对话。他曲起脚抵上男人胸膛,微微施力,对方也顺着他意落座在沙发另一头。


“I’m gonna tell you a story. Now, listen to me.”



3.&4.



5.

冰凉药液流入血管,意识被颈部一疼打散,韩沉捂住脖子往旁边翻倒,杨修贤伸手扶住了他的脑袋。韩沉昏昏沉沉地靠坐在地上,刚刚绷得笔直的白嫩细腿正在他脸边。


头上传来猫咪沙哑又餍足的声音,他欢快地给谁打着电话,声线甜腻,话语间是藏不住的撒娇求夸奖。


视线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周围的一切,看似柔弱无力的猫咪把他从后面拉起,手臂卡在他腋下。他被拉着坐到了一张椅子上,他故事里漂亮的绸带系到了他的手上,配枪证件和手铐都被收了起来。猫咪用脚分开他无力并拢的双腿,把他摆成一个展示的姿势。



半小时后门锁转动,一个有这温柔笑容的男人出现,他穿着得体的套装,手里还拿着几件换洗的衣服。


猫咪穿着丝绸的睡袍扑进那人的怀里,从腿部肌肉蜿蜒而下的仍是他留下的体液,猫咪也不怕惩罚,径自吻上那人的薄唇。


“这是我们的新玩具哦~小南你喜欢吗?”


猫咪歪头看着他换上白大褂,递给他旁边画架上的画笔,笔尖沾的蓝色颜料。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