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双豹组】【Erik/ T'Challa 】Fixed it

那什么,wakanda日豹了解一下
蠢lo难吃的腿肉,望不嫌
国民堂弟和大猫陛下也是非常的吸引了






“为什么要救我?”
「为了弥补过错。」
“Huh?”
「I want to fix it.」



Wakanda · 15 days later

「Come on, brother! Go back and do your job!」
「I'm doing my job.」
「What? Is this your 'job', your highness?」
「I just want to make sure that you won't kill him in your workplace. My princess.」
「Now I just want to kick your ass out. I promise.」

国王自复位后去的最多的就是妹妹的实验室,不为别的,就为了看看那个受了伤昏迷的堂弟弟,还要问东问西,气的公主直跳脚。

公主发誓,这个如果不是亲哥哥,她一定一炮把他轰出去,不带任何感情的·字面意义上的·轰出去。

「他会醒的,哥哥。」

Shuri在哥哥转了不知道第几圈之后,转过身双手环胸倚在桌边,颇为无奈地开口。

「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Wakanda的科学。」
「好,我相信你。」

要是被外人知道,威风凛凛的黑豹笑的像只大猫,估计会来攻打Wakanda吧。小公主翻了个白眼,转身继续她手上的科研工作。




Wakanda · 1 months later

Erik自疼痛中醒来,那种戳心戳肺的疼痛他算是很清楚了现在,看来小公主还是很生气,并没有让他像Agent Ross那样好过。他一手捂上胸口,单手撑着床坐了起来,实验室不是没进过,毕竟黄金豹的项链就是这里拿的,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躺在治疗床上。

「Don’t touch anything. My brother will come soon.」

或许是没见着人吧,Shri语气平淡且温和,口音带着熟悉的亲切感,但这并不能让他放松下来。

“为什么救我?”
「因为我哥哥。他想要救你,你以为我想救你吗?」

Shuri抱着一台平板出现,不容置疑地把这位堂兄摁倒,开始给他扫描身体。数据指标都还好,底子也还不错,就是人太讨厌,Shuri愤愤地想着手下也没轻没重。T’Challa 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幅自己亲妹妹要弄死自己堂弟弟的画面,而一直忍痛不吭声的男人也适时泄出几声痛呼。

「Shuri! You told me will not kill him in your workplace.」
「I didn’t! That’s a body check.」

这不能怪他,从妹妹摁着弟弟的那个架势,他完全有理由怀疑科学家会以不同的方式解决这个重伤的亲戚。

「我不管了!」

Shuri简直要被气死了,这个哥哥是捡来的吧,什么都还没发生胳膊肘就已经往外拐了,扔下躺在那里哎哟哎哟装模作样的男人,走回她的工作台。




Wakanda · Palace - Laboratory

如何征服一个不驯的战士?
陛下:打败他就好了。
公主:各种意义上的。
Okoye:还有字面上的。

而现在这个战士正倚在议事大殿门口的柱子上,时不时抬头看向里面端坐在王位上的人,他被众人围绕,神情严肃,长袍扣子扣到最上的一颗。

「别看了,过来实验室帮忙。」
“我可不可以拒绝?”
「Then I call my brother.」
“Coming.”

没有预想中的一箱箱实验器材,也没有需要移动搬运的实验材料和成果,Shuri笑眯眯地站在两套黑豹战服前面,向他展示最新的改进成果。它们比数月前他们打斗的时候更加的漂亮,暗金和暗紫的花纹吸引目光。

「你觉得怎么样?」

公主对于她的科研作品总是很自豪的,再者他们国家的科技水平也早就走到了世界最前端,这都不知道是战甲的第几次改进升级了,毕竟公主日常泡在实验室,并不需要去干什么别的事。

“挺好的,看上去更轻便了。”
「也更好看了不是吗?」
“对。”
「想要试试吗?」

Erik瞬间就警觉起来,他冷冷地盯着Shuri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去掐住她的脖子,这可把小姑娘吓着了。Shuri向他摆摆手,顺带后退了几步,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和想要解释的欲望。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只是在想,反正战甲有两套,而且我们拥有强大的国王和骁勇的战士,为什么要浪费掉呢?」
「Wakanda只有国王才能穿上黑豹战甲,但是——」
「另外那只,是金色的不是吗?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Shuri对着Erik眨了一下眼睛,转身取下黄金豹的项链,并走近了她的堂兄弟。她把项链戴在了他的脖子上,金色花纹和黑色战服慢慢显露,少女纤细的指尖抚过黄金豹胸前的花纹,不禁感叹作品的美丽。

「You will protect my brother, won’t you? My cousin.」




New York · Hotel

大床上交缠的身影,毫不退让的进攻和反抗,即使窗外闪烁的霓虹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透进来,大猫的打架却丝毫不受影响。

手心滚烫,过分接近的触碰引发喘息;没了利爪的指尖划出红痕,一道道的暧昧交错在背脊;相同的肤色和性别预示着这场战斗的激烈,同样的强大和不服输,都在探索着彼此最深入的隐秘。

「Enough… Erik. 」
"No… I want you, brother. Let me know how deep we can."

被搂住的高大男人皱眉,汗水和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随即就被吻去,那张年轻而张扬的脸庞再次占据他全部的视线。

情人温柔的低音,耳边的呢喃细语,无疑成了最强的迷魂汤,诱惑着掌权者的沉迷和堕落。T'Challa 把手伸进他们之间,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迷蒙意识迷乱。

“怎么了?我弄痛你了吗?”

回答他的是粗重的喘息和摇头,Erik发誓一定是外头的灯让他出了看到大猫耳朵的幻觉,但是看着恋人摸肚子怎么看怎么诡异。Erik停了下来,手一边揉着他的大腿屁股,一边低头观察对方的表情变化。

“Your highness? ”
……
"Brother?"
……
"T'Challa?"
……
"Honey?"

本来也是占占口头便宜,毕竟便宜他也没少占了,没想到对方的眼神突然开始聚焦定格,深棕的眼睛眯了一下,张嘴就是一句让人血脉偾张的母语。

「You are here.」

豹子血液中的兽性瞬间被激发,掰开那双本来已经张得很开的长腿,借着大猫极强的柔韧性让他打开到极致,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挑衅到底有多蠢。




New York · Interview - Hotel

果不其然,国王的“贴身保镖”被禁止入场了,用Okoye的话来讲就是“陛下需要休息,不需要贴身保护了。”Erik也不恼,双手举起一副示弱的样子,说着okok后退了几步远。

别以为他不知道,T'Challa今天早上换衣服的时候把黑豹项链戴上了,现在他衣服下面完全就是战甲,支撑他讲完记者会全程。

「把Erik叫来。」

Okoye还想说什么就被自家陛下一个眼神制止了,然后她看见陛下按着自己的腰,皱着眉。于是她行了个礼,到后面车上把Erik找来,吩咐前面开车的姐妹一会不要管后面发生什么,认真开车就行了。

开车的朵拉终究是年轻,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往后视镜上看了一眼,然后她觉得错了,不应该好奇。

她们成熟稳重的陛下正枕在战士的大腿上,眯着眼睛享受对方的按摩,时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哼声,像极了被摸到爽的大猫。

“绿灯了。”
「啊!是。」

年轻的朵拉收回视线,一时间也是既尴尬又害羞了,急急忙忙把视线转回面前的路上,认真开车。

「你吓到她了。嗯……用点劲」
“我不过是提醒一下她,要是我们的车停着不动,会被后面的车摁喇叭的。”

后面传来两把不同的男声,无一例外都是温柔的,另一个甚至要低沉些。国王饱受摧残的腰肢在接受了几乎一整天的挺拔直立后直接提出抗议,连黑豹制服都帮不了他,无奈之下只能让罪魁祸首再次接近他。

Erik可以说是非常无辜了,一脸纯良的表示明明是你自己昨天搞事,怎么能怪我?陛下日常争不过他,这时候也没心思力气,学着小公主翻了个白眼,就当是回答了。




Wakanda · Nearly spring ceremony

“你什么时候和我结婚?”
「?你在说什么?」

Erik失望地翻了个白眼,Shuri还说会有让人惊喜的反应,现在看来就像是被他们兄妹联合骗了。

“早知道就不问你了,这些鬼台词你根本接…”
「下个月举办春季盛典的时候吧。」
“…不上嘛… What?!”




Wakanda · Life

「Always, boys. 」

Shuri, Nakia, Okoye 三人再一次帮他们收拾战斗残局时忍不住的一句吐槽,天知道他们打打杀杀之后就消失到哪里去了,女人们也一致决定不要知道。

Erik形容T'Challa就像是故乡美丽的夕阳,灿烂温暖,融化了他内心的坚冰。

「可是夕阳总是要落下的。」
“可我仍然可以在第二天早上看见它。”
「嗯?」

国王露出那副略带迷惑的神情,棕色瞳孔里填满了他的倒影。

“我很享受每天醒来第一眼看见你的感觉。”
“就像是我有了一个家,永远不会破碎的那种。”

他的大猫眯起眼睛,嘴角扬起弧度,他熟练地凑近,手轻轻捏着他后颈,与他额头抵额头。

「You're home, N'Jadaka.」
「All the time.」

评论(8)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