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情深不寿 · 玖·终章【主埥骁,副骆墨】




可以说是烂尾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之后会扔几个无责任番外,可能有甜的。
然后婉拒ky撕逼谢谢谢谢









第九章.

从毓筱记事起,父亲毓埥总是很忙的,偶尔闲在家中的时候就会来陪她玩耍,即使是一个午后也让小姑娘特别高兴。她也曾问过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毓埥不愿意亲近她们,为什么总是早出晚归,甚至夜宿在校场也不回家。


【他并非是不愿意亲近我们…】
只是不愿意亲近我。
【他很爱你的…】
只是不爱我罢了。
【他肯定会回家的…】
只是不来见我而已。


她褪下了昔日作为公主的骄傲任性,宛如普通人家的妻子,照料家中照顾孩子,对于丈夫适当关心绝不多言。毓埥不爱她,她一早便知但还是抢在前头答应皇帝,表示自己愿意下嫁。皇家以此牵制住毓埥这柄“双面刃”,也平衡皇家与功臣毓家的关系。


【娘亲~爹爹今天回来了呢!】
【那筱儿去找爹爹了吗?】
【爹爹在书房,肯定又是去看那个仙子了!】
【什么仙子啊?】
【站在莲花中间的仙子啊,筱儿也想要像仙子那样漂亮的衣服。】


毓埥是不允许别人踏进书房的,连夜枭也很少进去,毓埥虽不曾说她们母女什么,但公主还是教导女儿不要随便闯进书房,那是毓埥办事论事的地方,不应该去打扰。毓埥宠爱毓筱,进过书房也不足为奇,至于小姑娘口中的仙子,公主也猜出十成十。


名动一时的漪园至宝,技艺无双的绝色舞姬,到最后成了刺杀她父皇的刺客“莲姬”。她只知那是毓埥的兄弟,毓家的次子,却不知毓埥为何对他如此看重。有次毓埥酒醉晚归,她接过他搀扶,毓埥迷糊中搂紧她,嘴里口口声声喊着骁儿骁儿,把她压向了床榻。他悲伤的泪混着她痛楚的泪流下,打湿了枕巾被褥,后来便有了毓筱,他们对此缄默不言,不再提起,默契地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他之所以愿意娶她,是因为她有着一双同样清澈的眸子,巧笑嫣然像极了白衣的他,后来筱儿之所以能得到父亲最多的宠爱,也是因为有着一双更像他的眼睛,分走了毓埥的注意力,让他不再那么悲伤。


原来她只是他的夫人,而并非他的爱人,从始至终她都是清楚明白的,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更何况他不爱她,于她只有责任和义务,并没有丝毫的爱意。


转眼十年,小丫头出落成大姑娘,二八芳华,正值青春最好的年华。毓埥功高也不愿受封,宁愿做一个小小的将军也不入朝堂,皇帝无法,转而封了外孙女一个郡主,将要为她选择夫婿。毓埥一反常态,愿将赏赐封号换取女儿自己选择的权利,不受任何人的牵制和控制。


【筱儿毕竟也是朕的外孙女,婚姻大事本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朕来替她挑选出几个不错的人选,也是可以的。】
“毓埥只求小女能够幸福,不管是山珍海味还是粗茶淡饭。”
【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毓埥愿卸去将军一职,交还西北镇军虎符,从此闲赋在家,吟诗作对温酒煮茶。”
【好。朕允了。】
“谢陛下。”


毓氏之女毓筱,才情兼备,于其父毓埥隐退后,承毓家军饕餮符,能领毓家数千兵马。后与嫁于武林盟主胞弟,双宿双飞不问江湖世事,有如一对神仙眷侣。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