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情深不寿 · 陆【主埥骁,副骆墨】




婉拒ky撕逼谢谢谢谢
预警❗❗❗
磨刀ing



emmmmm关于tag的话,如果这一章没有出场我是不会这么不要脸脸的打上tag的惹






第六章.

“筱儿——”
“你在哪啊?”
“别吓我快出来!”


同样是那般的春日,同样是在寻他的“筱儿”,毓埥也同样的焦头烂额没寻到人。明明是破绽百出,却始终是无法探透,苦苦的四处找寻。


新柳抽条,百花争艳,橘色衣衫的少主立在花丛中苦恼地原地转圈,园中树并不算高大藏不来人,花丛低矮也不可能藏人,门前廊下更不可能,那么他的小美人去哪了呢?


夜枭远远立于廊下,看着自己少主犯傻,那片雪白的衣角那么明显,这都没发现?!夜枭突然觉得自己跟了这么多年的主子是个傻的,还是个坠入爱河的傻子,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的吗?


清脆笑声入耳,毓埥眉头舒展,转向小池边的老树,在树下张开怀抱。不多时,白衣的小美人就从树下跃下,准确无误地扑进那个怀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子——」
“是是是,我是傻子。”
「我都待多久了,这么明显你都没看见我。」
“唔,证明你夫君我很蠢啊。”
「去,谁是你夫人啊!」


毓骁蓦地红了脸,推了毓埥一把便下了地,头也不肯回地向廊下跑去,毓埥在他身后发出爽朗的笑声,看着小美人害羞的跳脚跑走。夜枭无奈极了,你们玩就玩怎么还要我看着啊,少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爹爹?】
【筱儿饿了。】
“嗯…嗯?那筱儿想吃什么?”
【想吃桂花糕~】
“去让夜枭叔叔给你拿好不好?”
【好~】



“骁骁你饿不饿?想吃什么?”
“桂花糕?绿豆饼?还是山药糕?”
「唔……我不是很饿啊。」
“多少吃一点嘛,我让夜枭拿上来。”
「那好吧。」


怀中小团子扯扯自己的发辫,那双过分相似的眸子里仿若当初怀抱里的人,毓埥低头笑着柔声哄她,待到夜枭牵着她的小手走远,才叹了口气摇头苦笑。夜枭牵起新的小少主,转头担心地看着现任的家主,那滴晶莹从眼角滑落,悄无声息。




七年前 · 春

一夜疯狂再转醒已是晌午,毓骁眯着眼睛从床上爬起,薄被滑下露出点点红梅,扶着腰龇牙咧嘴的撑起自己。视线聚焦,发现层层帘外似乎有人影走动,毓骁围着被子走出,却吓得捧着水盆的小侍女打翻了盆子撒了一地水。


小侍女战战兢兢地讨饶,不住的哀求着恕罪,毓骁失笑,伸手扶起小姑娘温柔地哄着。毓埥一大早就被召回了本家,跟父亲商量了一堆事情之后还要被母亲逮着聊那些谈婚论嫁的事情。好不容易找机会逃了回来,推开房门就是这副景象,虽说小侍女没有威胁,但是也要不得啊。


“我以为你要睡到午后。”
「!……咳咳咳没事的,你先下去吧。」


看到勾着唇笑眯眯的毓埥,昨晚的记忆瞬间回笼,毓骁羞极,急急忙忙地挥退了小侍女。甫一转身,背后已袭上热源,男人的手臂横在腰腹,把他整个搂进了怀里。


「干,干嘛?」
“呵呵…想你了。”
「花言巧语。」
“男人床上的话信不得,床下的话你也不信?”
「不想理你。」
“可我想理你。”


男人厚重的鼻息打在耳边,本来就害羞的人儿更是激得耳朵都红透了,低沉浑厚的笑声入耳,随即落入一片湿热。毓骁嘤咛着要躲却挣不开那条“铁臂”,摇晃拉扯间撞开了层层帘幕,跌入了柔软的大床,薄被蹭开,似掩非遮,欲盖弥彰。


温热掌心抚弄,从曲起的膝盖滑至腿根,濡湿的吻也落下肚皮。男人吻至胸间,抬头笑着又吻上唇瓣,掌下施了力度揉着酸软的腰。许是太舒服了,毓骁不再躲闪敞开了身体任他搂抱亲吻,像只被撸毛撸顺了的猫咪。


温香软玉在怀,哪有不乱的道理?毓埥揉着揉着就变了味道,那只手作恶的向下,撩拨起火来。白皙大腿抬起,勾住身上人的腰,膝盖磨蹭着腰间,腿的主人媚眼如丝,眼底的狡黠却一览无余。


这么一笑一闹,旖旎暧昧的气氛消散,毓埥大笑着搂着毓骁在床里滚了几滚,逮着那张小嘴索了好几个吻。


“对了,我听墨娘唤你,嗯…是哪个字?”
「马尧,骁勇的骁。」
“这样啊,我还以为…”
「什么?」
“不,没什么,那你的姓呢?”


毓骁沉默了好一会,转身埋进了毓埥的怀抱,过后才凉凉淡淡地开口。


「无姓。」
「我虽被墨娘养大成长于漪园,漪园是我的家,但我毕竟不是墨娘所出。他们待我如亲子,可墨娘也说了,我不该忘记生恩,所以不能冠上墨娘或者珉叔的姓。」


毓埥听罢也不疑有他,顿时觉得十分心疼,伸手搂紧了怀中人,低头亲了亲发旋。心中疑虑压下,现在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人了。





碧荷连天,素白嫩粉相映成趣,毓埥搂着毓骁瘫在亭中的矮榻上,毓骁执了扇子一下一下扇着。天气逐渐热了,衣服自然也就穿的薄了,毓骁穿的简单,在毓埥眼里却也能成不一般的风情。入夏之后他最喜欢的就是给毓骁变着花样的换不同的衣服,但无一例外都是些偏浅色的衣衫,毓骁看破不说破,任着他摆弄。


凉风习习睡意渐浓,毓骁眯着眸子枕着毓埥的胸膛就要睡过去,迷迷糊糊间衣摆被撩开,暖的发烫的大掌正在乱摸。


「别闹……」
“没闹。”
「我好困!」
“乖。”


毓埥低沉了嗓音说了声乖,大腿挤进腿间,微微支起轻缓的磨蹭着,毓骁被扰得睡不着,气的向上伸手去抓他的头发,抓了一把就用力扯。


“哎哟!疼疼疼,嘶——”
「疼死你得了!」
“我错了我错了,乖先松手。”
「不乖!乖了你还得磨我!」
“不乖也照样磨你,小东西。”


毓埥也是不客气,手下使了巧劲儿,毓骁嘤咛一声松了手,随即就被整个抱起坐到了毓埥身上。睡意朦胧被闹醒的毓骁又羞又恼,撑起身子就要下榻,毓埥不让,锢在怀里调戏逗弄。


“你亲我,亲我一下就让你走。”
「哼,我能走哪去啊。」
“对啊,在哪睡不是睡。”
「流氓!」


闹够了人也清醒了,毓骁低低地笑着弯腰捧着毓埥的脸亲上去,毓埥抬腰顶胯逗得身上小猫一顿捶。毓埥大笑,手肘支塌,另一只手抚上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要问现下是夏是春,亭外骄阳似火,亭内春色无边。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