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情深不寿 · 伍【主埥骁,副骆墨】

还是婉拒ky撕逼谢谢


emmmm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持续肝了好几天的我

emmmm我是一个渣写手,不会开车不会开车不会开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emmmm真·语言上的老司机,行为上的大怂逼23333







第五章.


“你来了。”

“过来陪我喝酒。”



毓埥自斟自饮了好一会也不见来人有动作,放下酒杯抬头,却发现对方一脸困惑地盯着自己,明显是走神了。毓埥本来还有的一点脾气瞬间就没有了,起身靠近,一把扶起维持着行礼的人。



“我就这么好看?让你连我的话都听不见了?”

……

“再这样我要亲你咯~”



沉思的毓骁反应慢了好几拍,终于是在某些敏感字眼的刺激下清醒过来,下意识伸出手就要推开毓埥。毓埥看着怀里人各种慌乱之余还有想要把自己撞开的兆头,大笑着把人松开并握住了推拒的手。



「毓……毓少主!」

“怎么现在倒给我害羞起来了,刚刚那个样子,嗯?”

「我…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真是有趣至极,不过你刚刚可是走神了,如此——”

“该罚。”



毓埥转身回到桌前,斟上一杯酒递至毓骁面前,虽不言语却带有几分不可抗拒的意味。毓骁无果,伸手接过酒,在毓埥赞赏的眼神里仰头饮下。



“听闻漪园至宝舞技无双,我一直都十分好奇,不知今夜是否有幸一观。”

「那不过是些外行人的胡说罢了,传得神乎其技,殊不知这无双也不过孩童青涩之姿,哪比得上江湖第一舞姬“乾泷”。」

“乾泷?呵,一舞难求千金不换的乾泷我可不感兴趣,更何况他已是多年前的第一了,又怎比今朝。”

「既是这般,若是少主不嫌,那便献丑了。」



毓埥没再作任何回应,还是自顾的斟酒,再转身毓骁已经除去了披风,露出本来勾人的着装。亭外的丝竹管弦看着亭内虚影,奏起那些华丽又虚迷的乐章,亭中人起势扬袖,嘴里所说的青涩之姿在几个旋转翻飞中蜕变成了烂熟于心的熟练,究竟比不比得上“乾泷”毓埥不知道,只知道这青涩便是无双,无双便是对方。



毓骁一舞便让自己落在了里面,全然忘记自己现下的处境,一如当初在漪园四更的舞台上,旋身甩袖,踮脚跳跃,指尖脚尖都盈满了气力。他是男子,不同于女子舞蹈的柔媚轻盈,他轻盈更带着力度。若是予他一把剑,必然是场赏心悦目的剑舞,只可惜现下之舞更多的却是为了讨这里主人的欢心了。



乐声渐缓,动作也变得轻缓,毓埥这才把眼前的漪园至宝看个清楚,舞服轻薄料少,从颈部紧裹至腰臀,转身扭动时裸露出来一片盈白的背。背上纹绣着一朵莲,那朵莲随着毓骁的动作幅度仿佛是在一瓣瓣的活动,似是花开。


http://pianke.me/pages/read/articleInfo.html?id=597c43454df118ea5ad59db6



远处眼观鼻鼻观心的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继续守下去了,抬头看向他们的小统领夜枭,夜枭一脸“你们就给我一刀”。



“夜枭。”

“……是!”

“把人给我散了。”

“是。”



得到指令的众人如潮水般退散,唯恐走慢两步被逮住,夜枭看着跑远的侍者婢女哭丧着脸,迫于无奈又要乖乖站在亭外。



“房里准备好了?”

“是。”

“你可以去找那只鸽子了。”

“谢少主!”

“记得时间。”

“是!”



说着自家少主随意披了衣裳,怀中一团盖的严实,夜枭也不敢多看,低头谢了恩转身就走。毓埥抱着人回去清理,毓骁累极睡意昏沉,任由着折腾。



夜已至三更,毓埥搂紧怀中温软,一夜好眠。

评论(2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