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论零花钱的来源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emmmmm这就是篇生贺,爆肝赶进度还是晚了些





以下是正文


孟仲,光钤

城东孟家小少爷和城西带崽小寡夫仲氏
城南胭脂水粉铺陵老板和城北医馆公孙大夫










又是一个适合赚钱的好天气,腰间一把折扇,带了一嘴故事,身边还跟着个俊俏的小美人。骆珉牵着艮墨池晃晃悠悠地荡到了茶楼。


刚一坐下,就有机灵的小二自觉送上清茶点心,两人坐下,骆珉先给艮墨池倒了杯茶,再给自己倒杯茶。不多时,身边便围了一圈人,骆珉清了清嗓子,打开扇子,准备开讲。





咳咳咳。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城东孟家那个小少爷狂追城西的小寡夫的故事。

话说啊,城西那头,有个带了崽子的小寡夫,这可不得了,一带就带了俩儿。人还长得妖媚艳丽,每天穿的花枝招展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小寡夫。平时走在街上呀,一扭三顾,你多看他两眼,他还给你抛媚眼儿。

这最最不得了的地方,不是他让多少男人回家跪搓衣板,也不是他让多少女人家恨得牙痒痒,而且他成功吸引到了孟家的小少爷呀!

说起小少爷吧,城东的孟家幺子,单字一个章字,从小啊那是一个规规矩矩,尊师重道,孝顺爹娘,活生生的吾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也不知道怎么就给勾搭上了,小少爷每天天不亮的溜出府,跑到城西那边去,就为了去见那个小寡夫。

两人啊是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到天涯啊!孟小少爷还特别自觉,特别有责任心,跑来见小寡夫之余,还帮忙照顾人两个小崽子,端的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可小少爷还是要去参加科举的呀,还是要去为国家奉献自己的呀,于是他只好忍痛与小寡夫告别,赶考去了。走之前,他送了小寡夫一身漂亮的新衣裳,并和小寡夫约定,等他功成名就,十里桃花,八抬大轿,娶他回家。

于是小寡夫的第二春走了,小寡夫穿上了花裙子,开始认认真真地奶孩子,过日子。不再花枝招展地出门了,也不再上街给人抛媚眼了,就一心一意的等他的小郎君回来。

小少爷也是个十分给力的孩子了,大家都以为他去考的文试,人去考的是武试。可人家文笔也不差,这么一来二去,文拿了个第三名,武拿了个第一名。皇帝大喜啊,这年轻人不错啊,嗯这身板,这牙口,这手臂,值得托付啊!身家也清白,条件也不错,虽然这身高是差了点,不过好在样貌不错,各方面都很好,嗯,可以寻思着赐婚了。

没想到啊,这小少爷也是个不畏强权的,听到要赐婚立马就不乐意了,当场折断了皇帝赐的银枪,吧唧一声摔殿前。皇帝也被这一气势吓了够呛,可这又是一个人才,无果,只能问他,那你想要什么赏赐啊?

小少爷一听,乐了。既然皇帝都开口给了,还能有不要的道理?当然是尽情讹,尽力讹,能得多少是多少!(小寡夫教的)

于是他朗声道,我要在家乡种上十里的桃花,要最漂亮,最粉红的!嗯,还有八抬大轿,金灿灿的,华丽丽的!还要一堆漂亮的珠宝衣裳!

皇帝连声应下,想想又觉得奇怪,你不要赐婚干嘛要这些东西?小少爷说,我答应了心上人

功成名就归乡里,
八抬大轿迎娶你。
愿与娇娘长厮守,
十里桃花只为你。

这诗是作的极好啊,听的皇帝公主,文臣武将都感动啊。于是皇帝大手一挥,准了!

于是乎啊,这小少爷骑着高头大马就回乡了,一路上是轰轰烈烈啊,孟家本来想着能领回来一个公主,再不济一个郡主也成啊。结果小少爷领了一堆彩礼回来,还有一扎一扎的桃花树。他们心都寒了,小少爷而今是武状元啦,谁打得过啊,索性就由他去吧。

这样,城西的小寡夫就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城东孟小少爷,他们娘仨住的小破房子变成了漂亮的大房子,从此啊他们一家四口就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一个故事讲完,骆珉一收折扇,接过来艮墨池递过来的茶,吨吨吨地喝完,咂咂嘴,打开扇子准备开始讲第二个故事。




这第二个故事嘛,就讲讲城南那个陵老板和城北公孙大夫的故事。

诶对,对对对,就是城南那个开胭脂水粉店的那个陵老板,人美声甜的那个。至于这公孙大夫大家很清楚吧,那个妙手回春,悬壶济世的美人医者呀!

他们这故事曲折了,端的是郎有情,妾有意,就是可笑命运捉弄,差点毁了一双璧人呐!

公孙家是医学世家,世代行医,自然也是个书香门第,讲究名声名誉,可这公孙大夫啊却被人退过婚,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甩下一句,家中已有丑婆娘,怕是要不得钤公子了,退婚一事,皆赖我吧。

话是这么说,可人家不那么想啊,被退过婚,不管原因是甚,这名声说到底还是给败坏了呀!公孙家只好打消了给他结亲的念头,让他继承衣钵去了。可怜着年纪轻轻的如花美眷,要熬成残花败柳了。

幸亏是老天开眼,让这两人相遇了。陵家开的是胭脂水粉店,时不时就需要上山采花采草的,陵老板又是喜欢亲力亲为的,这不就撞上了上山采药的公孙大夫。

陵老板呀,有点儿小迷糊,还有点儿小眼花,一个包失前蹄,额不,一个失足就给崴到了,顺势还从长满野杜鹃的小山坡上滚了下去,正好停在了坡下挖草药的公孙大夫跟前。

公孙大夫医者仁心,想都不想就把人抱起来,直奔自己山上的小药庐去了。折腾来折腾去,一个忙的满头大汗,一个是疼的是香汗淋漓。陵老板一睁眼,就是桌前那个纤腰素束的蓝衣美人。美人听到声响,一个回眸要了陵老板半条命,再一个笑,就把陵老板那身筋骨都抽了去。

陵老板卖的胭脂水粉,对于美人的鉴赏自然也是有着独特的目光,撇开这些不谈,面前这个纤腰长腿的美人可是他的菜啊,陵老板看的眼都直了。美人也不恼,凑近了他,跟他说受伤的情况,嫣红的唇呀一张一合,丁香小舌隐约可见。

都到这时候了,能忍的还是男人么,陵老板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不管三七二十一搞到手再说。于是他一个反身,把人啊压到了身下,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你推我拉,半推半就,嗯嗯哼哼地就成了。

借着腿伤,两人也是过了一段没羞没躁恩恩爱爱的生活,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没多久陵家的人就找上山来了,原来是陵老板多日未归,大家心里着急又担心,就一大班人上山找人来了。无奈呀,陵老板只好下山回家去,走之前和公孙大夫约定,回去之后啊定是备好聘礼,到家中提亲!

公孙大夫一脸感动,恋恋不舍地把情郎送下山,这么一别就差点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儿啦?出什么事儿啦?”
骆珉说的久了,喉咙干的很,停下来喝了三大杯水,才一脸高深莫测地继续说。




这钤公子呀是被退过婚的,自己有点自卑不说,家里头啊也不再愿意给他说亲,说是名声不好,不想让他嫁人,他自己啊是愁的很呐。这下好了,有归宿了,可这家里那关难过啊!要是让他们知道这生米煮成了熟饭,估计是打死都不许嫁出去呀!这可怎么办呢!

于是这平时采药待十来天的公孙大夫,这次采药硬生生是在山里头待了个把月,等他自己从愁思里面爬出来跑下山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久了。

这陵老板呢看着精明,实则不然,他回去之后的确是好好准备了,可他不知道美人家住哪啊,也不知道人家姓什么啊,只知道人家单字一个钤字,啥都不知道啦。无果,只好差人去打听,城里哪家有个叫“钤”的公子呀,下人们打听来打听去,就打听到城北公孙家有个被退婚的公子,好像就叫这个名儿啊。

陵老板是大怒啊,我的宝儿怎么可能是个被退过婚的人儿啊!再给我去找!找不着就别回来了,你被炒了!

这头公孙大夫也回家问了呀,这段日子根本就没人来过嘛,别说提亲了,来探亲的都没有。公孙大夫当场就哭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好归宿啊,这分明就是个吃干抹净拔哔——无情的渣攻啊!

自从公孙大夫算是断了念想,安安心心地继承衣钵,安安心心的济世救人。可天意弄人啊,偏偏又让亲自出门寻人的陵老板给再次撞见了。

那是个细雨蒙蒙的下午,记着找人的陵老板出门并没有带伞,正当他以手遮头,快步走着的时候,无意间的一个抬头,遥遥看见了撑着油纸伞立于桥上的蓝衣人,陵老板当场是眼眶都湿润了。也不管妆有没有花了,撒丫子就向桥那边奔去,一边跑还一边急切地呼唤着“阿钤!阿钤!”

那蓝衣美人吓了一跳,看到他转身就跑,也是撒丫子跑,于是就变成了一场雨中的追逐,你追我赶,热火朝天。嗯,就是那两个大家有目共睹的淋雨赛跑的傻子。

就这么一场追逐,这份姻缘也就定了下来,公孙家出的嫁妆可谓是一等一的好,什么都齐全,而这边陵老板作为一个老板,聘礼也是不差,胭脂水粉的质量和数量满足了公孙家一家子人的需求,自然也就松口让钤公子嫁人了。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到这儿了,各位客官,我们明儿见啦~





艮墨池吃完最后一口茶点,拍了拍手端起茶喝口,转手又递到骆珉跟前,骆珉一口闷。艮墨池慢悠悠地拿出缝了小丑猫的小布包,往那圈人跟前一凑,小布包满满当当的,坠得慌。满意极了的小美人这才露出一个俏丽的笑,转身挽着骆珉的手扬长而去。


路上两个人还叽叽喳喳地说着分赃,殊不知后边儿有只老狐狸默默接近,清朗声线一出,差点没把他俩砸死。


【行啊你们,都编排到我头上来了。】
骆珉:……
艮墨池:……我数三二一
骆珉:嗯!
艮墨池:跑啊!!!!!!


也是一把不输人的嗓音,艮墨池抓紧小布包,拉起骆珉的手就跑,两个小家伙撒丫子狂奔,身后是个面容俏丽,举着根棒子的男人,是了,这就是他们故事里的小寡夫仲氏。


仲堃仪操着根棍子,把两个小崽子追的满街跑,众人见怪不怪,打孩子嘛经常的啦,谁没见过啊,摊手耸肩.jpg


啊,今天的故事依旧很棒,今天的小寡夫也还是日常打孩子呢。

评论(2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