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情深不寿 · 叁【主埥骁,副骆墨】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这里的年龄差说一下,骆墨的年纪在27-30左右,两人也有年龄差
毓骁的话,本文定在17岁
毓埥和毓骁年龄差在7-8岁左右

这章主要是过渡,是艮墨池和毓埥,艮墨池和毓骁的对手戏






第三章.

自从那次之后,毓埥一改之前红粉不近的性子,几乎是每天都要来一趟漪园,来了也不点人,只是坐在那里自斟自饮。次数多了也引起了艮墨池的注意,皱了皱眉就要从楼上下去。


「你要下去?」
『我下去看看,他这样子还指不定想要什么。』
「会不会有危险啊!」
『我能教出一个漪园我还怕他不成?』


拍了拍毓骁的手示意他安心,艮墨池转身就下了楼,守在楼梯口的琰裔等人见他下来,本想伸手拦下,被一个眼神制止。

『跟我去会会他』


艮墨池换上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样,凑近了呆坐的毓埥,一只手仿若无骨那般从肩膀摸下胸前,虚虚地揽住他,嫣红唇瓣贴近了耳边。


『毓埥,我劝你停下。』
『漪园可不是你的囊中物。』


外人眼里便是墨娘与毓家少主耳鬓厮磨,殊不知两人正在相互较劲,硝烟味正浓。毓埥轻笑一声,抬手一拉,艮墨池一个旋身便坐到了他怀里。像是调情那般,他抬起了艮墨池的下巴,欲要亲吻地靠近。


“我想要什么,不是很明显么。”
『漪园岂是你想要就能要的?』
“漪园会给的,墨娘,你也会给的。”


大手摸上线条优美的小腿,一路向上,怀中美人也十分配合,搂紧自己的脖子凑近了几分。实则你掐了我脖子,我握住你腰腹,都是对方脆弱的地方,又偏偏让别人看不出丝毫不妥。毓埥偏头吻上艮墨池的耳朵,在他耳边轻笑,嘴里却吐出与暧昧动作不符的言语,一字一句正中软肋。


艮墨池听罢,一腔血液像是凝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毓埥。毓埥顺势推开了艮墨池,看着他重心不稳地晃开,被人扶住。那张让女人沉迷的嘴一字一句地吐出最残忍的语言,把他硬生生地钉在了原地。


“骆先生武功不错。”
“他的手脚可比他的命都值钱。”
“可他的命——”
“想必你很在乎吧?”
“墨娘。”


满意地看着对方呆住,毓埥笑着起身离开,琰裔他们抽刀出鞘,艮墨池抬手拦下。走了几步毓埥似乎又想起了些什么,他扶着雅间的门框,轻飘飘的留下一句。


“漪园的宝物就很值这个价钱。你说呢?”


艮墨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楼上的,脑子都是平日骆珉在他跟前晃的样子,毓骁连连唤了他好几回都毫无反应。无果,刚想抽手却被猛的抓住了,毓骁吓了一大跳,抬头就对上艮墨池发红的眼睛。


『他们抓了骆珉……』
「什么?!」
『毓家那个小子。他要废了骆珉!』
「珉叔这么厉害,他莫不是在唬你?」
『……不可能』
「什么…?」
『除了你们没有人知道我与骆珉的关系!我就说我怎么心慌慌,早知道我就打死都不然他出门。』
「!!!等等……你说,毓家?」


毓骁也没想到骆珉这次出门会出事,还没等他吃惊完却被另一个重点惊到,那天在树下接住他的人竟然是毓家的,十年了他以为再也不会接触,却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重新碰头。毓骁像是想起了什么,抓住了艮墨池的手,颤抖着开口。


『你说的…那个毓家的小子……是不是叫毓埥?』
「对。他就是当年害你被送走的你同父异母的哥哥毓埥!」


毓骁瞬间瘫倒在椅子上,那就是当年他不慎撞到的哥哥,那个害他被送离母亲身边的人,那个有着温暖怀抱让他心生眷恋的人。艮墨池也是在气头上,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等他反应过来,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


他皱了好看的眉,伸手去搂了吓傻的毓骁,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背。怀中的少年整个人都在颤抖,一时之间像是难以消化这件事情,艮墨池暗暗了叹了口气,决定把毓埥提的要求压下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毓骁送入虎口。


「他…他提了什么要求?」
『小孩子不需要理会,你只需要好好的待在漪园就行。』
「那珉叔!」
『你珉叔的事情有我,我会带人去救的,你不需要担……』
「我去。」
『什么?』
「我答应他,用我去换珉叔。」
『你是不是疯了!我辛苦养你这么大你现在给我胡来!?』
「我没有!他不是要漪园的宝物么,他不是要用宝物来制衡漪园么,他既然今日能拿珉叔来要挟你,他日他就敢提着珉叔和漪园各位兄弟姐妹的头颅来见你!你就不为漪园想…想」

『啪——!』

「你……你打我?」


艮墨池气极,狠狠地甩了毓骁一巴掌,毓骁懵了一会回过头来,看见艮墨池眼眶都红了。


『回房去。』
「我!」
『回房去!』


毓骁无法,转身下楼往内院去。琰裔看着小家伙捂着脸特别委屈的跑开,他也不敢拦着,只好任他去。想了想还是觉得很担心,便上了楼,楼上一片狼藉,艮墨池气得把桌上物什都扫下了地,此刻正坐在狼藉之中。


『先生。』
『骁骁呢?』
『哭着回内院去了,先生这……』
『让他去吧,我不该打他的。』
『什么?先生不是最疼那小家伙么,怎么就…』
『琰裔你吩咐下去,好好准备准备,叫全部人都给我戒备起来。』
『……是,先生。』


琰裔把人扶起来,躬了躬身便退下,他们的事他也不好插手,只知道他要替骆珉保护好这两人。骆珉现下不在园里,首要的就是艮墨池的命令,不容他多想,便急急吩咐命令去了。


入夜,漪园前院仍然是灯火通明,姑娘们的娇笑声混着那些觥筹交错的声音,构成了漪园的夜。漪园内院,一片宁静,连侍者走过也放轻脚步,以免影响。


吱呀一声,毓骁的房门打开又合上,一个高挑的身影靠近了床边。毓骁不做理会,只是抱着自己的被子背对着,一声不吭。黑暗中的人影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静默了半晌,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还醒着。』
『今天是我不对,我乱了阵脚,气极了才动手打了你。』
『你说的很对,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但骆珉已经在他手里了,万一你换不回骆珉反而也落到了他手里,那我怎么办,我该如果自处。要是我倒了,漪园怎么办,他们怎么办?只要漪园没了主心骨,他们就可以把漪园一锅端。』
『骁骁………我…』
『我怎么能,怎么能用你去换骆珉!我怎么面对骆珉!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我自己!漪园的悠悠众口,我怎么面对!』


说到这里,艮墨池话语间已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哭腔,停了一会似乎是调整好了情绪,再开口又是往日淡淡凉凉的语气。


『我今晚就去,琰裔他们会跟着我。』
『你不用担心,我们明早就回来。』


毓骁听他说了半天,气已经消了大半,没想到他还是要亲自去救人。情急之下,他一把坐起,拉住还在床边的艮墨池,抬眸一看,没想到却是一脸泪痕。


艮墨池也没想到毓骁会突然坐起,一脸的眼泪都没擦,楞楞地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当即别过脸,急急地擦拭着脸上的泪。


「你不要去!」
「我事事都听你的,这回你便依我一次。」
「珉叔会没事的,我保证。」


面前的小家伙半边脸还肿着,月色下眼睛里仿佛落入了满天的星,他抓着自己的手,一脸的坚定。艮墨池哪里忍心,是他把他带离了毓家,他怎么舍得把他再送回去,这不是送死么?


「你不能去,他们等着你。」
「等着你们給他们送命。」
「不仅救不回珉叔,还会把你自己搭进去。」
「而今之法,唯有我去。」


艮墨池不忍再看,伸手盖住了那对星眸,他搂紧了毓骁,一声不吭。一时无言,毓骁却感受到了湿意,冰凉的液体滑入了脖颈。过了许久,耳边响起了艮墨池哽咽的声音。


『去吧。』
『出了漪园,便要靠自己了。』
『……』
『活着。』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