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情深不寿 · 贰【主埥骁,副骆墨】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主埥骁,副骆墨


骆珉身份工作就相当于是那种,有活出门没活在家的,有活干了一连几个月不在都有可能
毓埥仍然不知道是哪个xiao,只知道一身白衣和小辫子略熟悉
毓骁大概是个美人杀手?







第二章.

说起漪园主人,除了是救命之恩,还有就是养育教导之恩,于情于理毓骁对他也是十分尊敬,虽说不上事事言听计从,但起码都还是顺其心意为上,仅此一点也让其十分喜欢。


『谁!』
「你又要出去了么?」
『原来是骁骁啊…』
「他知道么?」
『我月底便回,嗯…他闹着不许去呢。』
「那……?」
『他累了睡沉了,我也只好这时候走了。』
「我会照顾好他的。」
『有你我自然放心。走了。』


男人有着温柔的眉目,在外时刻的冷厉回到这里便是满满的柔情。像极了天底下温柔的父亲,在毓骁被抱回来的时候,是他先安抚了害怕的孩子,并教会他怎么和性情不定的漪园主人相处,怎么和他日后的“母亲”相处。


在小小的孩子眼里,他符合了一切关于父亲的设定,温柔俊朗且有一双灵巧的手。他给他做玩具,给他布置房间,给他修琴做萧,给他做饭浣衣。在毓骁心里他早已代替父亲的位置,所以每次男人出远门,他便总要起来送一送,再回到另一位身边。


『走远没有?』
「远了。」
『每回都折腾我,哼…还真想留下个孩子不成』
「他说你闹得厉害不许他走。」
『男人的话也能信?』
「你也是男人。」
『好啊你们两个一个鼻孔出气是不是!』
「墨娘——」
『跟那群小丫头学什么,她们这般唤我你也要是不是。』
「我乖我乖,珉叔在厨房做了早饭,我去给你端来。」


目送着那片雪白衣角消失在房门外,艮墨池叹了口气起身梳妆,对着铜镜,一笔一划地描上那半面妆,漪园主人不叫艮墨池,人称“墨娘”。




漪园乃是风月场所,与那低俗的勾栏院不同,漪园是有钱都未必能进的地方,这里进出的都是些地位显赫的达官贵人,或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漪园用风月为自己遮掩,纵情声色犬马之下,便是冷漠的金钱交易,想要的信息或是项上人头,你给足够的酬劳,东西自然就能得到。


漪园之中有着花容月貌的女子,亦有不少才情兼备的男子,为妓者,国色天香;为艺者,千金难求;为宝者,掌上明珠。


墨娘的掌上明珠只有一颗,他琴艺非凡,舞技无双,偏生又有一双玲珑眼,如同魅人的精怪,勾你魂魄却不予你亲近分毫。与墨娘的半面妆一样,以美示人,也以美杀人,一身白衣,一剑血污。


毓家少主毓埥,年纪虽轻却身居高位,与其父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漪园复杂,势力盘根错节不容小觑,既掌了江湖的平衡,又知晓朝堂的底细,若是能控制倒好,若是不能便只能除去。毓埥深谙其理,王命既下,难办也要迎头赶上。


『闻毓少主大驾,墨娘梳妆来迟,还请少主恕罪。』
“墨娘请起,毓某何德何能受此大礼。”
『呵呵呵…受得受不得还不是少主一句话。』
“休得无礼!”
“欸…夜枭你退下。墨娘莫怪,我手下之人没规没矩惯了,冒犯之处请多包涵。”


艮墨池千人千面,就算了对上毓埥也丝毫不惧,半面妆下一脸冷意,袖中匕首只等出鞘,还未等两人暗中较劲完,外头传来一阵惊呼。艮墨池心神一松,眸光闪烁,转身便冲了出去。


外头一阵追逐,不知何时,一个纨绔子弟带着一帮随从闯进了内院,搅得院里鸡飞狗跳。毓埥跟至门外,一眼便看到了在一片绿意中翻飞的雪白,那人轻巧灵活,跳跃在树与树间,躲避着树下人群的追逐。


毓埥侧头耳语,夜枭得令,领了人把纨绔和其随从截下,树上的人儿见此也不再动作,在一棵树上停了下来。艮墨池刚想靠近,被毓埥抬手拦下,自己则走至树下张开了手臂。


“跳下来,我接住你。”


毓骁不敢跳,坐在树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他隔着树影,遥遥看向立于廊下的艮墨池,却不想得到一个无奈的摇头和“去吧”。


树下男人剑眉星目,一脸英气,又过分的熟悉,来不及多想,读懂了艮墨池意思的毓骁闭上眼睛往下跳,男人坚实的臂弯把他抱了个实在。未待睁眼,男人轻笑着把他颠了颠,调侃一句“好轻”,毓骁哪里有过这样的经历,当即羞愤难当,睁眼就想与他理论,却撞进了一片深邃的海。呼吸一窒,当即别过头,羞得连耳朵都红了。


『这抱了许久,也该够了吧。』
“哈哈哈哈哈,是我唐突了佳人,是我的不对了。”
『我的骁骁可是未出阁的宝贝,若不是少主搭救了一把——怕是挖了眼睛也不为过。』


“筱?!”毓埥一个激灵,漪园的宝物也叫“筱”么?


『既然今天出了这样的事,只怕无法再与少主相谈下去了。在下还需整理院内事务,就不相送了,琰裔——送客。』


艮墨池性情不定,这下俨然是生了气,毓埥也不与其再多交涉,顺势便告辞离去。回程路上,夜枭十分不解,明明被救下的白衣美人便是漪园主人的软肋,为何不痛快的解决而是交还回去。


“他今日已起了杀意,若是我还在他面前夺走漪园的宝物,怕是无法全身而退了。”
“那就是漪园的宝物!?”
“漪园的宝物……可是十分有趣的东西啊。”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