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情深不寿 · 壹【主埥骁,副骆墨】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这是一个虐恋情深的故事(bu)

后期估计会撒狗血,而且后面真·刀




第一章.


小小的毓骁并不知晓,他刚刚冲撞的是何许人也,只知道那人有着与他相似的眉目,看上去也比毓家家主和善许多,更年轻了许多。


【骁儿——】
“原来你叫筱儿?”


毓埥也没想到,这好不容易回趟家还能在自家花园里被人给撞了。抬手止了周围人的言语动作,一把捞起了撞了自己还一脸懵懂的小团子,还顺手颠了颠,好轻啊。


小团子生的好看,现下一副雌雄莫辨的模样,却又编了一头的小辫子,让人更难猜中。孩子不是动物,自然也不能随便伸手去摸,刚想开口问问,孩子的母亲从不远处急急赶来。


孩子母亲见他却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跪下来说着冲撞了少爷,还请少爷恕罪云云。毓埥不似他母亲,挥挥手让人扶起那个惊恐哀切的女人,自顾自的逗着怀里的孩子。


“筱儿倒是可爱得紧,可否让他陪我几天?”
【这……】
“只是陪我玩耍几天,我定不会让旁人欺负了去。”
【还请少爷高抬贵手,今日就当是骁儿不懂事,冲撞了少爷。少爷只当是个寻常的婢子,奴婢回去会好好的教导他的。】


毓埥也不明白,明明是自己开口要人,现在倒是那个妇人反过来求他高抬贵手,似乎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这是能让他们母子过的更好些的差事,却被孩子母亲明里暗里的拒绝了。这也闹得毓埥有了脾气,粗鲁地将孩子塞给她,带着人转身就走。



本是一件无伤大雅的小事,可传到毓夫人耳朵里到成了件不好的事,堂上那个高贵雍容的女人抬手捏了捏眉心,吩咐下去。


【送走吧。】





说起毓骁,他本就是个意外,他是毓老爷喝醉后犯下的一个错误,毓老爷虽是狠厉却不是铁石心肠,安排了一个偏僻的小院落给他们母子二人安身。明明是可以护至毓骁成年,却偏偏出了差错,让小小的毓骁撞上了毓埥。孩子虽小却并非不懂事,他在微凉的雨夜和母亲的泪眼婆娑中明白了即将分离的哀痛。毓骁小小的掌心抚上母亲的眼睛,奶声奶气地哄着,似乎要走的并不是他,远去的路途上,他红着眼眶却不哭不闹,亦不曾回头看一眼。



十年漪园,一头小辫子的团子也长成美人,一颦一笑勾人心魄,他是漪园的宝物,更是漪园主人手下最出色的作品。漪园主人虽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但对毓骁倒是疼了个十成十,亲自教导不说,还养在身边,谁都不能欺负。


『嗯哈……混蛋』
『轻点…哈……饶了我』
『浪货。这股浪劲儿给谁看呢,嗯?』
『嗯啊~给,给你看啊,你不是…嗯最爱我这样么』


这般言语也不是头一回听见了,人前冷艳得不近人情的园主,人后模样除了房里人就只有毓骁知晓了。毓骁叹了口气,定定地站在外面等他们结束。不多时,漪园主人便披着浅黄的外衣打开了房门,眼角还隐隐发着红透着几分媚态。


『怎么了骁骁?』
「我的琴坏了。」
『可有弄伤?』
「并未。」
『是骁骁来了啊…』


赤着上身的男人揽住倚在门口的美人,懒懒地看了一眼并打了声招呼。毓骁朝他点点头,并低头不再看他们。


『你这礼数倒是教的很好。』
『我的骁骁自然是什么都好,哪像你…』
『我怎么了,嗯?』
『不要脸。』
『不要脸也是你男人。』


眼看着他们又要纠缠在一起,毓骁无可奈何只得“咳咳”两声来提醒他们,只听娇笑两声,冷香靠近,抬眸便是印了星星点点红痕的胸膛。


『我会让他给你修琴的,乖,先回去吧。』
「知道了。」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