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I'm Gonna Love You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BGM:熊梓淇、谭松韵 - 《爱上你的好天气》
这首歌太甜了,发糖发糖,啥都别说

此篇艮墨池毓骁闺蜜向






午后的阳光透过墨绿枝叶,地上一片斑驳的树影,树荫之下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孩子捧着一堆书等着谁。


远远跑来一个身量相仿的男子,越是靠近速度越快,来到面前却又急急刹车,稳稳停住。只见男子弯腰撑着膝盖大喘气,还时不时抬头看人,那副讨好的神情也是让人生不起气来。


「热死啦!哥你好慢啊(`ヘ´)=3 」
“对…对不起啦骁骁,哥哥不是故意的。”
「那我一会要吃冰淇淋。」

只见男孩空出一只手来,给自家蠢哥递了水,在蠢哥星星眼的攻势下,不自觉的别过头。


「再不喝就倒掉也不给你喝…」
“喝喝喝,骁骁给的怎么不喝。”


毓埥心里偷笑,他的弟弟连害羞都这么可爱。



另一边的运动场上,进行着热血沸腾的比赛,男男女女的尖叫呐喊此起彼伏,从赛场到观众席都是一阵明争暗斗。

老实说这种类型的比赛,向来都不是几个艺术系学生的强项,可偏偏就有人想要打破这个局面,导致每年都有这几个系的学生参加这么些劳心劳力还费神的比赛。


画室十分安静,却突然想起一阵嗡嗡声。艮墨池的手机震了震,光屏亮起,是毓骁发来的微信。

「小雪莲:赛场上是你的师兄喔~你不下来看啊?
进击的墨墨:看着呢。
小雪莲:诶?你在哪呢我咋没有看见你
进击的墨墨:我在画室…他在我画纸上
小雪莲:md你个变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墨墨!
进击的墨墨: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太纯洁的小雪莲,彼此彼此。」


放下手机,不管微信里革命战友小雪莲炸毛的连番轰炸,艮墨池转回来盯着自己的画,歪头,勾唇一笑,很变态吗不觉得啊。


画上的人,五官英气,眉宇间又透着些许温柔,他比他大一届,是艮墨池的直系学长,也是他长久的暗恋对象。


说是暗恋吧,又好像不是,毕竟艮墨池喜欢骆珉是一件人尽皆知的事情,期末作业都是交的骆珉的人像素描。可这明晃晃的暗恋事件里面,另一个主角始终没有任何回应,不说拒绝,也没有接受。曾有不怕死的凑上去问过骆珉,只得到对方一个得体又礼貌的微笑和轻飘飘的一句话。


“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我总不能连这点权利都不给人家吧。”


当这句话传回艮墨池耳朵里的时候,高冷的艮同学硬生生被气笑,把同个画室里的同学们吓得够呛。从此大家心照不宣地不在双方面前提起这件事情,反而还默默地做起了助攻,虽然十次有九次半都是失败的。


终于有一天,艮同学待不住了,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太沉稳的性子,如果不是为了骆珉,他还不会这么安安静静坐在画室里呢,早就去表演系的练习室里疯了。为了他改了专业,转了系,结果他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想要四两拨千斤,十分婉转地回绝!?想的太美!


于是他默默地策划好了一切,在一个阳光正好的日子把骆珉堵在了画室。人前那副高冷安静的模样瞬间褪去,他步步逼近,直至骆珉跟前。对方看着他的动作,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扔掉脑子里小雪莲给的玛丽苏情节,忘掉自己准备好的台词,一把扯过骆珉的衣领吻了上去。视距太近,已然模糊的眼前,依稀可见对方骤然睁大的眼睛,显然是崩皮了,什么得体礼貌通通碎在这个吻里。


在心底里偷偷比了个v,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是起码已经打破了这个僵局了。


骆珉心里可没想这么多曲曲绕绕,温软唇瓣撞上来的时候他的内心已经炸成了烟花,噼里啪啦不知所云。来不及再想什么,一手扶上后脑,一手揽住腰,加深了这个自己送上门的吻。很快就失了气势的对方,唔唔嘤嘤地要自己放开,松开后就看到一张占了尘色的脸。


“这么猛啊?sweetie”


缺氧半分钟,傻足了全程。说的就是现在的艮墨池,懵懵地接收了这句话,老半天才听出来他在调笑自己。瞪他一眼,抓起手边画板就想扔过去,对方眼疾手快,向前一步,握住自己的手腕,还把画板卸下。


“都给你亲了,你还要砸我,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
“有这么喜欢我么?喜欢到按捺不住要把我堵在画室里强吻?”
「你,你闭嘴!」


明明是事实,被他说出来却是一股子羞耻,仿佛不是自己会做出来的。正面杠不过了,转身就想夺门而出的艮墨池被骆珉从后面一把抱住,温热鼻息就在耳际。


“亲完要负责啊学弟~”
「你不是不喜欢我么。」
“谁告诉你的啊,我可没有说过这句话喔。”


从此以后,艮墨池爱上了阳光明媚得有点小热的午后,他总在这个时候一个人“霸占了”整个画室,外人不知道还称赞他努力学习,殊不知人家都是在画同一个人的模样,学习的、运动的、吃惊的、温柔的、还有腹黑邪魅的。


两个人的相遇也从默不作声地擦肩变成了心照不宣的擦肩,众人都还以为他们没成,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在校外同居数月了。


你问革命战友小雪莲?他知道不知道?呵,俗话说,“一孕傻三年”,人家还是骨科,估计是要傻一辈子的了,就让他继续傻傻地助攻吧。


走在路上的毓骁突然打了个喷嚏,吓得毓埥围着他不停转悠,就差没把身上衣服脱下来给他披上了。毓骁看着自家蠢哥大型犬似的行为,又好气又好笑,不就是个喷嚏,把他吓成那样。


「你不要再转啦!我都要晕了。」
“骁骁你别吓哥哥啊,你是不是生病啦?我摸摸”


抓住摸上自己额头探热的手掌,哥哥的大手在冬天温暖干燥,老是捂着自己的小爪子,到夏天自然是有些汗的,再加上主人又有点紧张。毓骁突然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低头亲了汗津津的手心一口。


毓·严重弟控·忠犬痴汉·埥今天的血槽也是空的呢。


今天的天气也是很美好呢。

评论(1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