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骆墨】再也没遇到像你这样的人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好不容易起了个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偏题。
建议搭配一下BGM食用:
吴克羣 -《那些我再也不做的事》
A-Lin - 《罪恶感》
杨宗纬 - 《其实都没有》




要是问起众人对他的评价,来来去去无非就是那几个:心高气傲、急功近利、肆意妄为、利益至上。作为商人,眼里无利,怎么可行?!十年时间,足以磨出一柄利刃,也足以筑起坚固的高墙。


又是一个酒醉的夜,撑着几分清醒回到公寓,把自己摔进落地窗旁的沙发,呆滞地看着外面繁华的夜景。这十年来,习惯了孤身一人,习惯了独自承受,酒醉伤胃唯有自知,无人关怀。不是没有试过寻觅新人,后来却又因疲倦而懒得去发展新的感情。


随手点了根烟,吞云吐雾间恍惚想起了当初的人。已然过了那么多年,那人的模样都记不太清了,只是依稀记得每每自己喝醉回来,再晚都会有一碗热的醒酒汤。

「呵……」
「艮墨池,你是老了开始念旧事了么。」


看着玻璃倒影里的自己摇了摇头,把还有半截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拿起手机给助理发了个信息,推掉了明天的工作,给自己休一天假。扔开手机,放任自己在狭小的单人沙发上睡着,静谧的空间里很快只剩下清浅的呼吸声。



——————————————————
十年前


都说他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才接手了一个项目就想搞大事,他自视甚高,风风火火地按着自己心意办事,殊不知这一切都收在了老师的眼里。


老师几番劝诫,他都依然不知悔改,我行我素。原本进行的十分顺利的项目在一个细微之处出了问题,环环相扣之下,险些酿成了大错。后来是老师带着师兄出面,挽救了这个倾颓的局面,帮助公司度过了难关。公司虽不曾责怪于他,他却觉得无法再待下去,抵了辞呈便另寻高就。


老师对他日渐失望,最后已然是放弃,唯有师兄,对他仍是上心。直至最后离开,也不忘絮絮叨叨的叮嘱。


啊,是了。那个人不就是自己昔日的师兄么?那个被老师万般看重,十分疼宠的师兄,那个自己曾经拼命追赶,渴望并肩却失了与之并肩的资格的“师兄”。


崇拜慕恋的小心思如同邪恶阴暗的藤蔓肆意滋生,从心底至心上,紧紧的层层缠绕,他起初是怕的,后来又是幸的,怕别人发现,幸有这般念头。后来每每酒醉脆弱之时,他最想的便是他的师兄,最念的是那双拿着醒酒汤的手。他不敢念及那个封在心底的名字,他如同禁忌被自己封存,可自己却在梦回之际疯狂地思念着名字的主人,他的师兄——骆珉。


可他与他最后的一段通话,是十年前他们离开的前一个晚上。彼时的二人,心照不宣的沉默,却不肯挂断那通无意义的电话。最后是对方耐不住性子,急急地开口,却又踌躇。


“老师的身体不好,我们要到国外疗养去了。”
“可能…这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吧。”
“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些话,你也不想知道我们的行踪。”
“可我还是,还是想要打个电话告诉你。”
“我们明天早上八点钟的飞机。”


一段很长久的沉默以后,长到艮墨池以为对方已经挂了,若不是那些呼吸声昭示着主人的存在,他或许已经挂断了电话。有那么一个瞬间,艮墨池想要开口,告诉他那些暗藏的情愫,这样他就不会跟着老师离开,与自己隔片汪洋大海,或是几个大陆。可思来想去,还是保持了沉默,或许对方听了不仅不动容还一阵鄙夷呢?


“墨池…我xi……”


片刻的走神,在听到他唤一句墨池时,忽而心跳漏了半拍,还没把话听完就利落地挂断了电话。不是不想听,而是不敢听,他很少叫自己墨池,少到几乎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每回都是很不一般的事,可这次他先掌握了主动权,他不想听完了。

————————————————————

回忆结束,梦也该醒了。艮墨池悠悠转醒,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因蜷在一起睡觉而酸痛的四肢。


洗漱干净,换了身休闲衣裤,准备外出四处逛逛。漫无目的的乱逛,就导致自己来到了完全不想再来的地方。

「shit.」

无奈却被咖啡香味吸引,轻车熟路地推开门,坐至窗边,点上一杯咖啡,捧着杯子出神。


“好久不见你了,近来还好么?”


回神瞧见店主坐到对面,笑眯眯地与自己搭话,叨叨嘘嘘的关心又让自己恍惚记起当初的他。啧,怎么,怎么又想起他,明明当初就决定忘了的。


几阵寒暄过后,店主起身离开回到柜台忙碌,而自己却不再放任出神,喝完杯里冷掉的最后一口咖啡,结账离开。


许是老了,许是念旧了,蓦地想起很多的从前,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明明是自己选择不听,选择放弃,心里却晦涩不安,难以言喻。


翻出最后的那条信息,上面清楚明白地写着:

桥归桥路归路,从今往后殊途不同归。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