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恩xi

杂食动物/ 虐点奇高/ 热衷搞事
脆皮鸭玛丽苏狗血虐心文学bushi

【夜萧】灰姑娘

①许久不写戏不写文,完全生疏的回圈老人
②同人同人,看的就是作者,ooc算我的
③婉拒ky撕逼,要是撕我,奉陪到底
④各种au齐飞,别问我为什么
⑤不看就走,别点开,谢谢您嘞

——————————————————————



灰姑娘&睡美人&美男与野兽
主夜萧,前面微离执,后面有骆墨




Ⅰ.
【从前有个帅气的王子,他很喜欢山的那边的一个王几,他们总是用信鸽传情,月月传递,不知疲倦。可是山的那边的王几有个怪病,每到冬季就会变成一只巨大的王八(野兽)如果来年春天王子没有去把他吻醒,他就会带着整个国家一直沉睡无法苏醒。

王子得知心上人会变作野兽,带领国家陷入沉睡,于是便在每年的冬末去到山的那边,等着把心上人吻醒。

王子会用萧去敲敲大王八的壳,敲三下就会召唤出里面的睡美人,美人迷迷糊糊探出头来,王子就会趁机凑过去吻他。一个长吻结束,整个国家都苏醒过来,又是一年春季。】


合上故事书,然然叹了口气,大字型地瘫在床上。


辛德瑞拉·然然是一位公爵的小儿子,公爵夫人去的早,然然深得父亲的疼爱。可公爵毕竟是个商人,不能像夫人那样总是给然然讲故事,只能给他掖掖被子,吻他额头,说声晚安。


然然很想念母亲,可父亲又不会给他讲故事,于是他只能把故事书翻来覆去地看,然后自己给自己讲。他很羡慕故事里的王几,有一个辣么深爱他的人,他什么时候也能遇到这样的人呢?


Ⅱ.
后来公爵觉得孩子太小没人照顾,于是娶了个续弦,续弦又带来两个比他大些的孩子,一个叫博文,一个叫媞(shi)蒂(di)。他们两个表面对然然是很好,背地里又一个劲儿地欺负他,后母对此视而不见,表示默许。


后来没多久公爵因为一次行商的海上事故而去世,然然彻底失去了依靠。后母带着两个哥哥一起欺负他,把他赶到阁楼上去住。自此以后,然然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每天劳心劳力,做牛做马,把他们服侍得很好。


可是想念父母的然然终于是受不住了,他崩溃大哭跑进了树林。在树林里他遇见了一位英俊的骑士,他有着一撇帅气的须须。他对着然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并在马上向他伸手。然然脸上一热,站起身就跑,跑回家冲上了他的小狗窝。继母对他把楼梯踩得砰砰响十分不满,怒骂道:

“力气这么足,吃太饱了是吧,晚上别吃了!跟见了鬼似的跑回家,跑到满地都是灰了!”


Ⅲ.
城里贴出告示了,王子要办一个盛(xiang)大(qin)的(da)舞(hui)会,邀请全国的少年参加。然然知道后跟继母表达了他也想去的愿望,可却遭到了继母的冷嘲热讽。然然并不死心,持续表达了他的强烈愿望。


继母心有不甘,对然然百般刁难,最终还是被然然一一克服。继母大发雷霆,出发前把然然精心准备的新衣服给撕坏了,带着两个儿子扬长而去。然然十分难过却别无他法,家里唯一的马车都被开走了,自己的衣服也破了,看来是去不成舞会了。


他回到小阁楼,打开窗,在桌面上铺了一张纸,想给情郎写封情书。才写了几个字,他便停下笔,托腮看着窗外,叹了口气。


我对你日思夜想,你知道吗?
我对你一见钟情,你知道吗?
我对你喜欢至极,你知道吗?
吃饭睡觉都想你,你知道吗?
洗澡做梦也想你,你知道吗?
不,你都不知道。
要怎么才能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呢?


『这个简单!去见他然后告诉他不就得了!』
“谁!?谁在说话!”
『我啊。』

话音刚落,眼前出现了一个纤长高挑的身影,他一身橘红长裙,还披着一个极为复古的小坎肩,美则美矣,就是太高冷了,只肯露出一个背影,让然然十分好奇。

“你是谁呀?”
『我是你的神仙教父啊!』
“真的吗?那你是不是能帮我去舞会啊?”
『没错,我可以帮你。』

神仙教父拿着一根又长又粗华而不实的圆棍子(佩剑),他说那是他的魔仙棒,然然好奇伸手要碰,却被恐吓说,你要是碰了我的魔仙棒,你就一辈子嫁不了心上人了,吓得然然赶紧缩手。


教父挥了挥棒子,从随身带来的小包袱里拿出一套更漂亮的崭新的衣服,递给然然并催促他赶紧换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过后,他拉起然然的小手,带到门口,并把他送上马车。然然十分感动,忍不住抬头看向窗外,窗外那张脸端庄且英气,一点都不符合那些不靠谱的行为。马车开出好远,突然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内功传音:

『午夜时分一定要回来,不然魔法就要失效啦!』


Ⅳ.
然然到了皇宫,从正门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去,一进到殿里,就成了焦点。只见他几个旋转跳跃靠近了王子,然后一头扑进了王子——身边的骑士长怀里。


他们象征性地挑了一段舞,就携手到花园里去了,借着月色,在花园里嬉笑玩闹,不知所以。这样的游戏,一直持续到了将近午夜。皇宫的大钟敲响了,一下一下仿佛敲在了然然的心上,他推开伏在他身上的骑士长,拢了拢衣服就往大门跑,慌乱之中,把东西遗落在了台阶上。骑士长追出来,捡起了那封情书,向正在上车的然然大喊:

「喂!这是你的情书!」
“不!这是你的情书!”

然然头也不回地上车,让马车调头,赶回家去。半路上,神仙教父拦住马车,然然一头雾水地下车,看着教父上车拉帘,扬长而去。无奈之下,只能自己慢悠悠地荡回家。


Ⅴ.
又过了一段时间,长到然然都快忘了那天晚上的绮丽,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崽子。然然一边惊叹骑士长的厉害,一边骂他不做安全措施。幸亏最近继母并没有注意他,所以也还没有发现这个小崽子的存在。


这时,一只鸽子敲响了然然的窗户,然然打开窗,拿到了鸽子腿上的信。然然不可置信地捂住嘴巴,拿着信就往楼下跑。打开大门,手持羽琼花束的士兵排成两排,路的尽头是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长。

“呜呜呜…方夜你个大坏蛋!”
「是是是,我就是个大坏蛋。」


方骑士长宠溺的笑着把人抱上马,搂在怀里与之交换了一个绵长的湿吻,直到怀着人脸红地捶他手臂才把人放开。


三日后,骑士长与公爵的小儿子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全剧终。



————————————————————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不不,还有彩蛋呢!

彩蛋①:神仙教父生气地回到天上(枢居),喝了假酒又在那里生闷气,然后又噼里啪啦地一顿摔。月老对此十分无奈,只好收拾干净,再把人搂进怀里柔声哄着。

『为什么!他不是要去舞会吗,为什么最后嫁给了骑士长!』
「emmmmm…他也没说他喜欢的是王子啊!」
『我不管!妈的那群基佬又欺负我!』
「这不还有我疼你嘛~」
『骆珉QWQ』

今天的艮·神仙教父·本来想看场大戏·结果深受打击·墨池也是被他们欺负的很惨呢,不过还有月老疼着就没关系啦~



彩蛋②:
提问:然然你为什么会认得骑士长啊?
答:因为我在小树林里对他一见钟情了呀~

提问:你是怎么知道他是骑士长而不是王子呢?
答:因为他只有一撇须须啊,而王子则是有两根须须呢!

提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去王子的舞会呢?
答:当然是去见心上人了,我又没说我喜欢的是王子。(吐舌头)

评论(15)

热度(58)